全球烟叶供求面临大挑战

2022-09-08来源:烟草在线 作者:素简

2022年,全球极端天气频发,俄乌之战爆发,疫情再起。这一系列问题影响到全球几乎每个企业和个人。因此,尽管客户的烟叶需求保持良好,但烟叶供求面临重大挑战。

自2007-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历了15年的艰难岁月。世界各地的经济体还未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恢复过来,俄乌之战就爆发了。发达国家目前面临着几十年来前所未有的通货膨胀水平,因此整个供应链都面临着难以抵消的成本上涨。一年来显而易见的物流挑战不断加剧,某些航线的集装箱价格翻了四倍。与此同时,巴西等关键市场的烟叶产量低于预期,所有市场的价格都在飙升。

尽管烟草行业多年来经历了许多变化和周期,但现在有越来越多、越来越糟糕的问题难以克服,整个供应链需要一段稳定期。

印尼:努力保持一致性

目前的问题是,如何在异常天气模式下确保生产的可持续性,以及如何解决市场不一致性。Mangli Djaya Raya公司在印度尼西亚的基地生产、加工和交易烟草已有60多年。该公司总裁Christian Adi Njoto Njoo说,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需要一个精心制定的计划,并得到包括政府在内的广泛利益攸关方的支持,这将是一个长期项目。与此同时,印度尼西亚气象、气候和地球物理局预测,该国最近持续的雨季将至少持续到明年,这可能意味着作物减产,价格上涨到前所未有的水平。

此外,由于缺乏统一规划,种植者未充分了解上一产季的价格,未能对当前产季的需求及时做出反应,从而导致了生产大起大落的恶性循环。然而一些市场不一致的情况可以通过政府监管和大中型企业在决定未来产季的采购、生产和价格指示时进行更好更一致的规划来改善。

生产大起大落的一个间接结果是化肥和作物保护剂的库存和价格波动,随之而来的不可避免的是生产成本上升和烟草价格上涨的压力。近年来化肥短缺,价格大幅上涨,政府目前正试图控制化肥在国内市场的销售,限制甚至禁止其出口。

对烟草行业来说,毫无帮助的监管是一个问题,当然在保护某些行业利益相关者,特别是农民和工人以及环境方面,监管是必要的。事实上,与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相比,印度尼西亚的法规没有那么严格,在商业上更有意义。近年来,通过从与烟草业有关的各种税收中增加的预算拨款,逐步改善了国有烟草研究设施、实验室和其他机构,这也是有益的。与此同时,政府和私人推广服务,包括逐步实施烟草巨头要求的可持续烟草方案,正在帮助烟农、工人和其他行业利益攸关方。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在没有充分协商的情况下,印尼开始引入“国际法规”,这意味着一些法规很难被接受和适应,因此阻碍了行业的稳定和发展。需要通过确保在所有利益攸关方的健康和经济利益之间取得平衡来改善这种情况。

印度:世界上最好的烟草拍卖系统

有趣的是,印度主要的烟草制造商ITC与该国烤烟行业的成功密切相关。该公司认为印度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农业公私合作模式”,即印度烟草拍卖系统,于1984年引入。

ITC指出,虽然烤烟占全国可耕地总面积的不到0.10%,但它是一种重要的可持续商业作物,在农业就业、农业收入、创收和创汇方面产生了巨大的社会经济效益。在某种程度上,这要归功于烟草委员会的电子拍卖系统,该系统提供了对种植者烟包重量和等级的公平评估、健康竞争、公平价格,更重要的是,还提供及时的数字支付。

土耳其:香料烟需求减少

土耳其去年推出了一项烟草法,要求卷烟制造商在其配方中加入10%的当地种植的晒制弗吉尼亚烟和弗吉尼亚烤烟,这一数字将在四年内上升到30%。收购国内种植的晒制弗吉尼亚烟(SCV)和烤烟弗吉尼亚(FCV)的当地烟丝公司正在研究向卷烟制造商提供烟叶的可能性。但目前有必要采用更好的农业实践,提高土耳其生产的SCV和FCV的质量,以满足国内和出口市场的需要。此外还需要建立一条良好的大叶加工线。

当地种植的香料烟品种需求减少,引起了长期关注。跨国烟草制造商出于多种原因减少了对这些品种的需求,但主要是出于价格/成本考虑。然而,最近几个月,土耳其里拉对美元大幅贬值,对土耳其香料烟的需求可能会增加,但仍然存在危险。虽然香料烟一直是而且仍然是高质量美国混合卷烟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跨国制造商不再像过去那样支持这种传统烟叶。整体来说,对香料烟的需求还是减少了,这源于多种若干因素,包括转向电子烟等非传统香烟、传统混合烟草中香料烟的含量较低、甚至某些混合烟草完全去除了这类烟草,以及一些国家对进口实行事实上的限制。

希腊:香料烟仍有希望

希腊的烟叶行业未来显然受到威胁。在未来三年到十年内,希腊可能不再生产传统香料烟,甚至可能根本不生产烟草。希腊为何会到如此境地?多年来,希腊支持烟草生产。该行业很容易获得资金、良好的推广服务和加工设施、稳定的客户基础和完善的出口体系,以及大量技术熟练的种植者。

诚然,生产水平有时与市场脱节,但这有多种原因,并非所有原因都在行业的控制范围内。而且,2006年,在欧盟特定作物的农业支持取消后,传统香料烟的产量大幅削减至每年2万吨,这一举措似乎稳定了该行业,并使其更符合新的市场现实。

显然,问题的根源是需求。去年传统香料烟的产量下降到11900吨,这是希腊有史以来最小的传统香料烟产量,而明年的产量能不能达到10000吨还是个未知数。为什么这么说呢?一个主要因素是,在欧盟特定作物的农业支持取消后的几年里,菲莫国际同意采购大部分希腊香料烟,但在2019年退出了该协议,部分原因是该公司承诺将其生产从传统香烟转向IQOS。随后,菲莫国际向希腊加工商下达的订单似乎下降到原来的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

即使需求开始回升,希腊烟草业也必须吸引新一代的烟草种植者,根据目前的证据,这可能很困难,但也不是没有可能。目前有许多未知因素影响着烟草行业,包括加热烟草产品和电子烟开始关注环境问题。滤嘴棒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它们最终会被禁止吗?这对环境来说是有意义的吗?如果它们与调味一起被禁止,如何制作一支品质较佳的香烟?那最好是使用传统的香料烟!

相关时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