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烟草种植业负重前行

2021-12-24来源:亚洲烟草

土耳其的烟草文化史独具特色。首先,它是除古巴以外烟草种植历史最悠久的国家。历史上的奥斯曼帝国曾横跨半个欧洲、整个美索不达米亚和北非,种植传统的土耳其香料烟,品种多样。由于含糖量高、尼古丁含量较低,这种香料烟独具甜味。土耳其目前仍是全球第一大香料烟草种植国(其次是马其顿、希腊和保加利亚),尽管与2008年相比,香料烟的产量已经大幅下降。了解该国的历史,读者就能更好地理解“政府之手”在过度监管烟草行业过程中是游戏规则改变者了。

在20世纪初,土耳其烟草业受政府垄断企业Tekel监管。Tekel掌控着所有的烟厂、品牌和烟草分销渠道。显然,当时它控制了100%的市场份额。依照法律,Tekel必须采购土耳其种植的所有烟草,不能设定生产配额来限制或管制生产。支付价格决定着农民下一季的种植量。在烟草业的全盛时期,约85万个土耳其家庭种植烟草,每年的烤烟产量达到25万吨。这里以“家庭”而不是“农民”计数,是因为土耳其香料烟在种植、采收和晒制过程中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一株香料烟通常能长出多达40片“手掌大小”的烟叶,而弗吉尼亚烤烟的烟叶数量为14-16片。因此,香料烟种植需要全家参与,妻子和孩子也有着不同的分工。由于Tekel能保证收购所有的烟草,烟草种植成为土耳其国内经济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20世纪90年代初,土耳其政府放开了烟草专卖,允许外国卷烟公司进入其国内市场,但外国公司的生产和分销业务需在当地运营。各大跨国公司相继涌入土耳其市场,在这个曾经“没有竞争对手的天堂”,随着市场上优质烟草产品的出现,Tekel的市场份额大幅下滑。

21世纪初,正义与发展党获得政治领导权,热衷于通过投资促进经济增长,并对国有企业进行了一系列大规模私有化。2008年,Tekel的市场份额暴跌至30%左右,出售给英美烟草后,根据交易条款,Tekel的新东家没有义务收购农民的烟草。因此,许多农民转而种植替代作物或从事其他行业。此外,随着城市经济增长的复苏,大量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包括许多来自种烟家庭的年轻人。自此以后,土耳其烟草年产量降至55000吨,从事烟草种植的家庭大约有50000户,烟农平均年龄为55岁,成为全球烟农人口年龄最大的国家。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英美烟草公司和菲莫国际公司在配方中采用土耳其的香料烟外,其他制造商的烟草都是从国外进口。

鉴于土耳其经济目前出现结构性下滑,加上东部贫困地区烟农施加的压力,土耳其政府通过了一项新立法,要求所有在土耳其制造并出售给土耳其国内市场的卷烟,必须含有30%的土耳其烟草,否则制造商进口烟草将面临处罚,以弥补这30%的缺口。目前,土耳其每年进口的烟草约80000吨,估计进口价值为4.5亿美元——政府认为这是外汇浪费,可以更好地利用外汇进口更多生活产品。现行法律规定,进口未加工烟草需缴纳25%的进口税,加上18%的增值税(基于到岸成本)。那些不履行30%国内配额的本地制造商,每公斤烟草将支付大约2美元的罚款,该规定令人望而却步。而且,该立法已经实施,土耳其烟草的最低含量在2021年为18%,在未来三年将增至30%。这意味着土耳其本地产量将达到25000吨。

目前,土耳其只种植香料烟(伊兹密尔、萨姆松、巴斯玛品种),其中大部分用于出口,其余则进入国内chop-chop自卷烟非法市场。为了兑现30%的承诺,必须在国内种植弗吉尼亚烤烟和白肋烟。

土耳其国内还没有成功种植过弗吉尼亚烤烟和白肋烟。种植弗吉尼亚烤烟的投资成本很大——主要是投资于弗吉尼亚烤烟的烤房、打叶设施等。政府虽然已经立法,但并未加强烟草相关的激励措施,而且大多数当地银行都不愿意为烟草相关活动提供资金。业界对此有何反应?目前尚不清楚。未来两三年将发生巨变,或者根本不会发生变化,因为每当政府过度干预时,无所不在的“违禁品”可能会趁虚而入!

相关时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