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A你收黑钱了……

——《论减害组织的重要性》

2021-01-26作者:新势力

有共同的目的和兴趣所组成的集体叫做团体,为了达成减少全球烟草危害,促进公众健康事业的发展,一直以来都会有许多个烟草减害团体形成。全球每年因吸烟导致的死亡人数高达600万人,为拯救因烟草危害而患病的烟民每年损失的医疗资源更是无法统计,而为了减少由烟草所导致的这些损失,许多烟草减害团体都在进行着不懈的努力。

菲律宾成立新的减害协会 : HARAP

一些倡导在社会内执行减少伤害战略的团体联合起来,组成了菲律宾减害联盟(HARAP)实际上是由几个支持减害战略的团体联合组成,目标是促进和宣传菲律宾政府所采取的减害战略。

HARAP 的首席召集人 Ron Christian Sison 教授认为:“减害指的是一系列实用的策略,旨在减轻与特别危险的人类行为相关的负面社会影响和健康后果。”

“减少危害并不局限于与物质使用有关的事情。比如人们通常都会在日常生活中致力于减少伤害,以尽量减少风险,比如骑自行车时戴头盔,开车时系好安全带。全世界有84个国家支持减害政策或方案,其中74个国家在国家政策文件中明确提到减害。HARAP 希望菲律宾也能效仿。”

HARAP 的成员包括:

【菲律宾道路安全倡导者】(PARS)这是一个由道路使用者、个人和团体组成的致力于倡导道路安全的网络;

【红哨】(The Red Whistle)一个 HIV 和 AIDS 支持小组;

【2030年青年力量】一个区域青年领导的促进可持续发展小组;

【爱自己】(LoveYourself)一个 HIV 检测、咨询和治疗组织;

【菲律宾电子烟使用者】(Vapers Philippine)是一个消费者权益组织,旨在教育电子烟的相对安全性及其作为戒烟工具的潜力。

大多数菲律宾吸烟者会尝试无烟替代品

关于减少烟草危害,PMFTC(菲莫国际菲律宾分公司)最近在当地进行的一项非独立调查表明,菲律宾大约有1600万个吸烟者,其中有59%的人会尝试无烟替代品,前提是这些替代品“可以在市场上买到并符合产品安全标准”。

Denis Gorkun主席说“现实情况是,当我们点燃任何东西的时候,我们就相当于开启了一间化工厂。比如香烟中的烟草、汽车的燃料、或者炉子里的木头,物质经过燃烧之后就会产生大量的化学物质,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有毒有害的,这就是为什么减少和消除燃烧需要跨部门的协同运作。”

Gorkun 在减害的同时,也符合自己的利益,PPMFTC 最近在菲律宾开设了四家 IQOS 专卖店,出售 IQOS 设备、加热棒和一系列配件。

分别是:位于奎松市利比斯的伊斯特伍德购物中心、帕萨伊市的 SM 亚洲购物中心、拉斯皮尼亚斯市的 SM 南方购物中心和帕西格市的 Estancia 购物中心。所有的专卖店将严格遵守不向21岁之下的未成年人销售产品的规则。

除了宣传和促进作用之外,减害组织往往也担负着监督的作用。

菲律宾减害组织要求菲FDA拒绝外国资助

菲律宾尼古丁消费者联盟(NCUP)是敦促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撤销当地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因利益冲突而收到的外国资金的团体之一。

在菲律宾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被迫承认收到了联盟和彭博社的资助后,众议院的两名议员最近被迫暂停了有关电子烟和加热烟草制品的公开咨询。

从 FDA 的角度来看,从这些组织获取资金违反了公职人员和雇员的行为准则和道德标准。

众所周知,这两个群体都反对各种形式的尼古丁产品,尽管事实上已经显示了这些更安全的替代品曾经帮助了数百万人摆脱了烟草的危害。在2020年10月8日举行的一次线上虚拟磋商会议上,众议员 Estrellita Suansing 表示:“联盟共同管理彭博社减少烟草使用补助金计划,该计划将资金奖励给在中低收入国家实施高影响力烟草控制干预措施的项目。”

她补充说“2019年,欧盟启动了全球实施方案,支持各城市有效实施烟草控制法,我们是全球烟草行业监管机构STOP的关键合作伙伴。这两个项目也是由彭博慈善机构资助的。”

“而由彭博社资助的国家烟草控制计划为前提下出台的相关规定会形成利益冲突这笔拨款可能会左右了法规的政策方向。”

FDA 应该不偏不倚

为此,NCUP 总裁 Anton Israel 表示,由于 FDA 应该是一个公正和独立的监管机构,因此应该撤销此类资金。我们呼吁杜特尔特总统撤销菲律宾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收到的外国拨款,这使 FDA 作为公共卫生独立监管机构和保护者的角色蒙尘。

FDA 收受这些组织的资金违反了公职人员和雇员的行为准则和道德标准,因为这无疑会影响 HTPs 监管准则的起草。从一开始,FDA 就对外国赞助者表示出了赞赏,这损害了菲律宾国家与消费者的利益相信总统将反对任何形式的腐败。

对资金支持感到震惊

菲律宾亚太地区减少烟草危害倡导者联盟(CAPHRA)代表克拉丽丝•维吉诺(clarissevirgino)表示,她对FDA的资金支持感到震惊:“现在可以解释,为什么FDA起草的行政命令如果获得通过,将实际上构成对电子烟和HTP的禁令。

“FDA的议程非常明确。对于1600万菲律宾吸烟者来说,唯一的选择就是戒烟或死亡,这样的行政命令对于吸烟者来说,无异于在告诉他们还是继续吸烟吧。”

维吉尼奥(Virgino)说,从反电子烟组织获得的资金将危及 FDA 对电子烟和 HTPs 等烟草减害产品的处理。

“电子烟和加热烟草制品不是药品,不应作为药品加以管制。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公平和风险互等的监管,鼓励吸烟者减少他们暴露在烟草危害中,而燃烧烟草正是导致所有这些疾病的原因。”

法规应该基于科学而不是资金

【 Quit For Good 】倡导组织的主席洛伦佐·马塔(Lorenzo Mata Jr.)博士说,科学应该是这些决定和法规的基础,而不是政治议程。“一个人的健康风险越大,监管就应该越严格,而不是正好相反。世界卫生组织在菲律宾国会承认,电子烟的危害比香烟多。那么,为什么要像管制香烟一样管制电子烟呢?”

疫情期间,为了缓解因烟草危害造成的医疗资源紧张,电子烟被广泛提及,电子烟的有利之处,是作为替烟产品而存在的,但许多人因为政治因素、利益问题,忽视了电子烟能够带来巨大的公众健康成果,研究发现,100个使用电子烟的人,就有4个成功戒烟的烟民,而这样的数据并不能打动决策者们,为了能够对监管形成制约,为了能够让电子烟得到发展,减少危害团体的存在是十分必要的。

电子烟不仅需要政府的监管和标准,同时更需要在监管机构在受到不定因素影响时,能够获得减害团体形成制约,发声与监督。

同时,对于信息不对等所造成公众对于减害产品的误解,也需要减害组织来挽回,以帮助那些想要戒烟的吸烟者成功远离烟草的危害。

来源:蒸汽新势力公众号
相关时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