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烟草黑手党”正在毒害年轻人

2020-12-24作者:郑卜丁

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吸烟国之一。

经合组织2019年发布的《健康报告》显示,吸烟每年导致全世界700万人死亡,其中一半以上在中国、印度、美国和俄罗斯四个国家。

“到过俄罗斯的人都会发现,几乎每次走在大街上,都会遇到向你索要香烟的人。”曾于2012至2017年在莫斯科国立大学留学的孙悦对全现在表示,“五年时间里,我遇到的索要香烟者遍布各个年龄层,有浓妆艳抹的俄罗斯女郎,有稚气未脱的高中男生,有仪表俨然的老年人,甚至有戎装在身的士兵。”

“这像是一种约定俗成的‘香烟礼仪’,只要我有,我不会拒绝他们,据我观察,其他俄罗斯人也是如此。”孙悦说。

俄罗斯人的确爱抽烟。最近几年,俄罗斯烟民数量几乎稳定在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这也意味着,1.4亿人口的俄罗斯,有大约4700万人是烟民。

莫斯科管理学院医疗保健发展中心公布的一项调查指出,俄罗斯的吸烟者一般是在15岁至20岁养成吸烟习惯。该国59.2%的烟民承认,在20岁以前就尝试过常规卷烟。

在巨大消费人群的背后,是更为庞大的烟草市场。几十年来,俄罗斯政府一直在与不法烟草买卖对抗,但地下“烟草黑手党”(暴力或非法瓜分香烟市场者)依旧在黑市肆虐横行。他们不仅给该国经济造成巨大损失,而且,也在威胁着俄罗斯人的生命健康。

01、市场上的走私香烟

2020年9月,俄罗斯自由派媒体Lenta记者多次走访首都莫斯科的食品批发和零售市场食品城,在那里经常能发现非法渠道而来的香烟。

“有来自瑞士的,哈萨克的,白俄罗斯的,还有俄罗斯本土的,您需要几包?瑞士的最好,200卢布(约合18元人民币)。”香烟贩卖者面带笑容地在柜台旁推销着,就像是在卖西红柿或者黄瓜。

当听到购买者希望再走走看看时,商贩立即喊道:“150卢布(约合13元人民币),最低价格。”

说罢,他从开放货架上取出一包瑞士香烟,“吸烟可导致死亡” 的英文警告就贴在烟盒上,显得触目惊心。香烟的包装非常精致,但记者注意到,烟盒上并没有贴着消费税标志,这也意味着这并不是通过正规渠道进口的香烟。

类似这样的场景在记者的采访中经常出现,事实上,在这个莫斯科最大的批发市场中,还存在着无数这样的摊贩。

而相较于正规的超市,这里的摊贩显得过于随意。

青少年吸烟公共委员会工作人员安娜·索罗钦斯卡亚多年跟踪俄罗斯地下香烟贩卖市场,她表示,“俄罗斯的非法烟草贸易正在迅速增长。这些摊贩甚至愿意向青少年出售香烟。”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Lenta记者在该市场的随机测试中,让未成年人10次购买香烟,有8次成功购买到。

安娜·索罗钦斯卡亚指出,地下烟草市场潜藏的是数十亿卢布的利益链条。她回忆,2019年圣彼得堡曾举行非法烟草问题的委员会会议,但这场会议根本没有调动起安全部队的威力。“因为,利益链条的一部分用于贿赂安全官员和各级官员。”她表示。

在圣彼得堡的阿普拉克辛市场也充斥着非法香烟。

根据俄罗斯官方数据,今年9月,当地安全官员从阿普拉克辛市场缉获了包括香烟在内的价值500万卢布(约合45万元人民币)的非法物品。但有报道指出,仅在几天后,这些非法商品便再次卷土重来,出现在货架上。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莫斯科食品城和圣彼得堡阿普拉克辛市场的官方网站数据,这两家市场都是由阿塞拜疆有影响力的企业家控制的,虽然无法直接确定他们是俄罗斯非法烟草业务的幕后操盘者,但这种巧合不难让人想到90年代,俄罗斯刚刚开放市场时,发生在烟草市场中的帮派血腥斗争。

新世纪以来,俄罗斯政府加大对帮派式“烟草黑手党”的清扫,但走私市场中的“烟草黑手“却像雨后春笋般涌出。

02、互联网上的黑市

在俄罗斯,新一代“烟草黑手党”除了集中在批发市场等地,互联网也是找到他们的另一主要渠道。在当局执法之中,这也成为了空白。

目前为止,俄罗斯仅有一家戈罗迪斯基律师事务所在设法搜集证据,向监管机构举报,封禁了1500个非法售卖香烟的页面。该律师事务所员工亚历山大·鲁萨科夫指出,“我们还在针对其他1300个网站搜集证据。”

青少年吸烟公共委员会也在试图阻止网络上的非法交易。安娜·索罗钦斯卡亚指出,“我们已经收集了许多材料,从价格来看,这些(网站)很显然在售卖非法烟草,一包香烟的价格不可能是40卢布(约合3.6元人民币)。”

不过,她也指出,“与这些非法网页作战非常难。首先,我们需要向俄罗斯联邦消费者权益和公民平安保护监督局提出申诉,然后由该机构将材料递交给法院,俄罗斯联邦消费者权益和公民平安保护监督局只能根据法院裁决来封锁网页。”

全现在通过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Yandex搜索“买”和“烟”的关键词,立即出现了上百个结果,只需要自己点击已满18岁的选项,便可以购买。

除此之外,在社交网站Telegram和VK上,类似的群组也比比皆是。全现在在俄罗斯最大的社交软件VK上输入烟草的关键词,立即出现众多关于烟草买卖的群组,其中名为“托博尔斯克烟草黑手党”的签名就是“我们这就是一个生意,我们吸烟,甚至我们中一些人不满18岁,但我们就要在角落吸烟。我们过去吸烟,现在吸烟,未来还要吸烟!”

戈罗迪斯基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亚历山大·鲁萨科夫对此感到无奈,“当我们直接向网站举报有人出售走私香烟时,网站质问我们凭什么确定这是非法香烟?我们回答说,售价是零售价格的一半,还不足以说明问题?“

另一个显著的问题的是,亚历山大·鲁萨科夫说,尽管他们已经成功通过漫长的申诉关停了1500个网页,但卖方会轻而易举地再去创建数十个克隆网页,“而吸烟者也永远会找到适合自己的购买途径。”

03、低价诱惑

“其实正常情况下,俄罗斯的烟也不太贵,不到10块钱就能买到,20块钱的烟已经很不错。”孙悦说,“但是俄罗斯年轻人偏爱低价的香烟。”

俄罗斯香烟本来的价格更低,转变发生在2013年。

这一年,俄罗斯通过禁烟法令,该法案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全面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范围涵盖公共汽车、有轨电车等交通工具,公交车站、地铁站、机场等公交枢纽,电梯、办公大楼、教育和卫生场所等大部分公共场所。

该法案还对在交易大厅外的摊位和售货亭中销售烟草实行了限制,导致数百个烟草亭被迫关闭。

出台禁烟令的同时,俄罗斯更是下决心提高烟草消费税,并将消费税税率直接对标西欧。当时在西欧,一包香烟的价格已经是从3欧元(约合24元人民币)到9欧元(约合71元人民币)不等。

财政部长安东·西卢安诺夫就公开表示,“到2018年至2020年,俄罗斯一包香烟的价格必须接近欧盟国家水平。”

也正因为如此,据俄罗斯国家统计局数据,俄罗斯一包香烟的平均价格从2015年的54卢布(约合5元人民币),到2019年翻了一番,达到113卢布(约合10元人民币)。

民调机构俄罗斯公共舆论研究中心 (VTsIOM)的调查显示,几乎一半的俄罗斯人认为,是香烟价格高企,导致非法香烟市场泛滥。他们认为,月收入低于3.5万卢布(约合3135元人民币)的民众别无选择,只能购买非法烟草。

俄罗斯统计局数据则显示,在2016年至2019年期间,俄罗斯香烟价格的增长幅度是俄罗斯家庭收入增长幅度的三倍。俄罗斯烟草行业生产协会前负责人瓦迪姆·哲林宁指出,“根据欧洲国家的研究,当吸烟成本超过家庭收入百分之十时,吸烟者不会放弃吸烟,而是更多投向非法市场。”

根据尼尔森的研究数据,烟草价格越低的国家,所生产的烟草在俄罗斯市场上的份额也就越大。在2019年,哈萨克斯坦一包香烟的平均价格是67卢布,亚美尼亚是56卢布,吉尔吉斯斯坦是50卢布,而白俄罗斯仅为35卢布。

因此,尼尔森据此估算出,在俄罗斯的香烟走私市场上,白俄罗斯占比36.9%,亚美尼亚占8.7%,哈萨克斯坦占5.4%,吉尔吉斯斯坦占1.8%。

俄罗斯烟草新闻网总编辑马克西姆·科罗廖夫澄清了一点,“严格来说,白俄罗斯香烟运输进入俄罗斯市场不能称作走私,因为两国没有边境和海关管制,这些烟草在白俄罗斯境内合法生产,在边境合法运输,只有当香烟在俄罗斯被销售时,才属于违法行为。”

他还表示,“只有当非法商品总价超过10万卢布(约合8977元人民币),依据《行政法》第15.12条,参与者才会被处以少量罚款。”

04、明年将提高税率

事实上,俄罗斯政府也一直在打击烟草黑市,首要的就是不能让国外的烟草非法进入俄罗斯。

因为烟草买卖黑市的存在,反而促进貌似关系不可调和的俄罗斯卫生部和烟草制造商站在了统一战线。由此,他们也提出了相同的建议,要求严格控制烟草制品的进口和运输。

今年,斯摩棱斯克海关负责人德米特里·瓦苏科夫在一个关于烟草非法贸易问题的圆桌会议上建议,应该学习外国的治理经验,当发现烟草走私运输车时,没收卡车,并禁止司机进入俄罗斯。不过,到目前为止,可参考的法律仅为《行政法》第32.4条,其适用范围是赌博设备和盗版光碟。

同时,卫生部和烟草生产商建议扩大警察权力,一旦警察发现有人销售未缴纳消费税的香烟,便可处以罚款。

与俄罗斯相比,欧盟国家对非法香烟的管控更为有效。欧盟的非法烟草在整个市场总量中也占有很大份额,但是现在规定,吸烟的游客通过陆路运输进入欧盟时,只能随身携带两包香烟。

除此之外,拉脱维亚与非法烟草战争的经验也值得学习。拉脱维亚是欧洲吸烟人数比例最多的国家之一。为打击非法烟草,拉脱维亚从边防警卫到市政警察的人员配备在不断增加。今年1月至8月,他们查获了1.121亿支非法卷烟,而去年全年则为9210万支。

对此,拉脱维亚税务局官员施密特·罗克认为,烟草战争最根本的是要改变民众对购买非法商品的态度,提高民众的相对购买力。另一方面,需要平衡消费税政策和边防警卫的配比。

对于俄罗斯来说,一个重要的政策是,俄罗斯国家杜马已经通过了《税法》的相应修正案,并获得了联邦委员会的批准。2021年起,俄罗斯烟草消费税将提高至20%。

俄罗斯政府希望借此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弥补2020年国家关于冠状病毒大幅支出的预算,同时也希望减少烟草消费。

不过日本国际烟草公司政府关系总监瓦西里·格鲁兹杰夫却认为,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下,俄罗斯人实际收入不断下降,目前平均140卢布(约合12.6元人民币)的香烟价格,以及即将施行的20%的消费税,只会加强烟草黑市在俄罗斯烟草市场中的地位。

专家的建议是,俄罗斯首要任务是完善法律,即使在欧亚经济联盟国家内,成年公民也应该被规定只允许携带3包香烟、150支小雪茄或者750克烟草。而卫生部则提议,将3包减为1包。

为此国家杜马被呼吁对《行政违法行为守则》14.53.1条进行补充,该条规定,超过个人需要,将未经申报的烟草制品通过俄罗斯领土运输的,会处以3万至5万卢布的罚款。

在杜马州,一些倡议已经成为法案。其中最引发关注的是,将《行政法》第15.12条第4部分,个人参与香烟非法贸易的最低罚款从4卢布提高到3万卢布,官员参与香烟非法贸易罚款则从10卢布提高到10万卢布。

俄联邦第一副总理安德烈·别洛乌索夫近日也在联邦委员会上提出建议,成立一个类似于“联邦酒精市场监管局”专门的国家机构,来管理俄罗斯烟草市场。他表示,“我相信这会带来秩序。”

来源:澎湃新闻
相关时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