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烟叶市场供应的“危”与“机”

2022-11-14来源:亚洲烟草作者:托马斯·施密特 艾伦

近年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传播,对经济活动造成了不利影响。当前,全球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价格上涨,化肥、粮食等供应紧缺。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全球烟叶产量下滑,烟叶市场面临供应危机。《亚洲烟草》近日采访了四家国际烟草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土耳其明星农业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伊克巴尔·兰伯特、马尔布鲁烟草国际公司首席执行官努尔·扎曼·汗、声望烟叶公司总经理查费尔·阿蒂西、波兰卢科瓦烟草公司首席执行官米罗斯瓦·佩卡拉,共同探讨全球烟叶市场供应面临的危机和机遇。

《亚洲烟草》:据报道,今年津巴布韦、马拉维、巴西等地都出现了烟叶产量减少的问题,请介绍一下具体情况。

兰伯特:今年,津巴布韦的烟叶产量大约为20万吨,同比减少了20%。马拉维今年的烟叶产量低于其正常年产量约35%,仅生产了大约10万吨白肋烟。巴西今年生产了约45万吨烤烟,而正常情况下该国的烟叶年产量为60万吨,产量下跌了25%。巴西的白肋烟正常年产量大约为10万吨,但是今年最多不会超过4万吨。

此外,印度尼西亚和印度烟叶产量也出现了下降。印尼Lombok烟叶产量从去年的5.5万吨下降到今年的大约2万吨,产量大约下降了50%;Besuki烟叶产量在过去10年里持续减少,从曾经年产10万吨下降到去年的0.7万吨;在晒烟方面,Madura、Jatim和Phyton等烟叶品种今年的总产量保持在15万吨左右,与去年差不多。今年,印度Mysore烟叶产量为6.2万吨,比正常年份的产量下滑了约38%;其他类型烟叶的产量同比至少下降了30%。

《亚洲烟草》:在这场烟叶供应危机之中,谁会获利?谁会受到损失?

兰伯特:获利者大部分是烟叶商人,他们早早就意识到这场危机会出现,并且将其视为从买家市场到卖家市场的转折点。相较于去年,今年未经加工处理的烟叶价格已经上涨了30%至50%。现在,在烟叶产地基本上没有还未被订购的库存烟叶。受到打击最严重的将是中小烟草制造企业,他们必须支付巨额溢价才能获得烟叶原料。

《亚洲烟草》:目前烟叶短缺的情形何时才会缓解?

兰伯特:据我预测,这场危机至少会在未来2年至3年的时间里给我们带来影响,然后才会逐渐实现需求与供应之间的平衡。目前,巴西已经预测2023年烟叶产量将会减少。巴西和津巴布韦是烤烟的主要生产国。当他们“打喷嚏”时,全球烟草产业都会“感冒”。

《亚洲烟草》:今年巴基斯坦烟叶供应出现大幅短缺,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汗:巴基斯坦今年烟叶供应量减少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巴基斯坦在今年夏天遇到了一场严重的洪水灾害,很多地方都受到了严重影响,一些地方的水深达到5英尺(1英尺约合0.3米)。这场洪水淹没了很多农作物,包括烟叶。同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烟草种植者在销售库存烟叶时遇到了困难。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巴基斯坦今年烟叶供应量比疫情出现之前减少了约50%。

各国企业已经在我们这里下了成千上万公斤的烟叶订单,但是我们无法完全满足那些订单需求,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烟叶库存。这种烟叶短缺的情形正在推高烟叶价格。比如,现在手撕烟叶每公斤价格几乎达到了4美元,而以前这种烟叶每公斤价格在3.3美元至3.5美元之间。

《亚洲烟草》:这种情形将会如何发展?如果烟农在下个种植季种植更多的烟叶,情况会改善吗?

汗:烟农对目前烟叶市场短缺的情况非常清楚。因此,我认为下一季他们还会种植烟叶。并且,他们现在也有了筹码,毕竟目前的烟叶价格如此之高。他们会告诉你,希望1公斤烟叶能卖到4美元。如果你不想以那样的价位购买烟叶,他们就会说:“好吧,没事的,你走吧。我会卖给其他人,按照4.2美元/公斤的价格。”

我认为明年巴基斯坦将会生产更多的烟叶,下个种植季某些方面会回归正常。

《亚洲烟草》:阿蒂西,你专门从事土耳其香料烟的交易。请介绍下今年土耳其香料烟的生产情况。

阿蒂西:土耳其的烟草生产出现了问题,主要归因于产业供应链出现了瓶颈。一直以来,土耳其主要从俄罗斯购买肥料和石油。如今,肥料和石油供应都出现了问题,土耳其烟农无法以合理的价格获得肥料和其他农用资料。今年,土耳其肥料的价格已经比去年上涨了600%,燃料的价格也同比上涨了两倍之多。

另一个问题是气候原因,土耳其今年夏季高温,最高气温上升至47摄氏度。由于热浪的侵袭,烟田遭受了损失。今年,土耳其主要品种的烟叶收获目标起初约为4万吨,但是现在已经下滑到只有3.1万吨至3.2万吨。对于烟草制造商来说,要想获得香料烟订单非常困难。

此外,土耳其要求本国烟草制造商必须在产品中使用本国生产的烟叶,包括土耳其生产的香料烟、烤烟、白肋烟等。这项规定将不可避免地减少土耳其烟叶的出口量。

疫情传播期间,生产减速已经足够糟糕了。现在,各方面的因素使烟叶生产成本已经增长了两倍以上,烟农们对此感到愤怒,因为他们最后获得的收入甚至赶不上付出的成本。在我从事香料烟业务经营的30年里,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年份。

《亚洲烟草》:你认为如何克服目前的困难?

阿蒂西:我认为,能否克服目前的困难取决于我们都在做什么。我们要一起努力改变烟叶短缺的情况。如果主要的烟叶生产国能够设法种植合理规模的烟叶,并在下一季提高烟叶产量的话,我想事情将会有转机。

《亚洲烟草》:波兰烟草种植业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佩卡拉:在波兰,今年烟叶产量同比减少。去年波兰的烟叶产量大约为1.8万吨,今年的产量大约为1.5万吨。

《亚洲烟草》:波兰烟叶产量为何会出现下降?

佩卡拉:今年,大约有20%的波兰烟农没有种植烟叶。原本一些烟农春季已经栽种了烟苗,但是后来随着经济形势恶化,他们放弃了那些烟苗,转为种植其他农作物。

自从去年以来,肥料的价格已经上涨了四倍到五倍。烟叶烘烤需要消耗很多能源,在当前能源价格上涨的情况下,这让烟叶生产几乎没有利润可赚。

《亚洲烟草》:波兰这种情况预计会持续多长时间?

佩卡拉:没有人能够确定什么时候情况能够正常。但是如果必须要预计一下的话,也许需要2年甚至3年的时间。这将取决于能源危机能否解决,生产成本是否能够下降。没有人能够准确地预测未来。

相关时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