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营销

经济增长与女性的烟草消费

张永冀    2016-7-5

  全球范围内逾10亿烟民中,约有20%为女性,吸烟这件事被大多数国家贴上了性别的标签,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全球不同地区男女吸烟比例仅有多米尼加、瑙鲁、冰岛、挪威、新西兰、丹麦等国家且多为发达国家这一比例接近。然而,与男性烟民比例在达到顶峰后逐渐下降的趋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女性吸烟者的整体比例却不断上升。普遍来看,经济越是发达地区,女性的吸烟率越高,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可能是男女更为平等的社会关系,女性独立的经济地位或者社会福利的提升。有相似文化背景的东亚地区,在经济腾飞时期,成年女性烟民都有大幅增长,例如日本女性20-29岁吸烟率在1965年时为6.6%,而2003 年为24.1%;韩国女性20-29岁1980年时为1.4%,2003年时为4.5%。

  吸烟,这件生活中看起来不大不小的生活习惯,却是一件相当值得深入探讨的社会经济现象,传统文化、社会观念、经济发展水平左右了不同年纪、不同性别与不同时代的消费行为养成,还不说NGO、政府与烟草商在此间的纠葛纷争。诸多的影响因素形成了当前全球范围内的烟草消费市场格局。前文提到经济发展水平似乎会与女性吸烟率呈现正向关系,那对成年男性的吸烟率又会产生何种影响?利用世界银行、联合国公布的各国人均GDP数据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全球将近200个国家、地区的成年男女吸烟比率做一个简单的回归分析,便可观察到经济发展水平与吸烟率间有趣的关联。

  单纯从统计的显著上看,成年男性的吸烟率在全球167个国家地区呈倒U型,经济欠发达地区,抽烟贵;发达国家,随着税收的大比例增加,严格的控烟限制及宣传,近40年来下滑明显。

  而成年女性的吸烟率与人均GDP显著正相关,且这一单一变量对女性吸烟率的解释力非常强。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对34个成员国人口健康数据的持续跟踪调查也从侧面证实了女性吸烟率与经济增长的同步性。当越来越多的女性从家庭的束缚中走出,在社会经济中发挥重要作用,背负起更大的责任与压力,一定程度上要求与男性享有更加平等的社会权利,即便是传统文化中可能存在争议的行为习惯。在女性扮演重要经济、政治角色的国家,我们确实看到了社会发展的长足进步、多样性和包容力,吸烟也许就成为了那个时代女性独立与权力提升的标志。

  虽然,人均GDP水平在同一时间上解释了不同国家女性的吸烟率,但不能武断的认为某个国家经济增长的副产品是女性吸烟率的逐步提高,其他变量的影响同样不可忽视。同一国家,吸烟率水平的变化在经济增长刺激与宣传引导抑制两方面作用下演变。

  不同国家内女性吸烟比率与男性吸烟率的差异,依然可以很好地被经济发展水平所解释。吸烟率在性别上的差异似乎可以被作为该地区男女社会地位是否平等的代理变量,更加平等的社会关系促进了经济发展,让每一个既定的社会释放出更大的潜能。

  不同来源的统计结果均显示,中国女性的吸烟率均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不可否认这是传统文化教育形成的社会观念抑制的结果。但这一现象背后中国女性社会地位和经济影响力往往被人们所忽视,在同根同源的台湾地区产生女性领导人之际,展望大陆在若干年内关键政治领域女性面孔的出现,可能会对未来的经济发展带来一些新的气象。巴菲特曾说“在很多情况下,美国在迈向成功的过程中只动用了国内一半的人才。在美国的历史上,无论女性有什么样的能力,大多数时间里她们都只能靠边站。”而如果大陆女性在未来有更多的机会在各个领域贡献出自己的能量,中国经济的未来也必定充满憧憬。当然,那时的女性吸烟率可能会有产生一些变化。

来源:腾讯智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