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观察

甘向金叶洒青春

——记最美基层员工郑如华

2014-8-25

  人群中你很难一眼发现他,中等的个子、敦实的身板、黑黑的脸蛋、不善言谈,被称赞时只是“嘿嘿”一笑,然而,就是这个朴实无华的山里娃子,却在南漳烟区有着不小的名气,被烟农亲切的称为“郑师傅”,他,就是南漳县烟叶分公司长坪烟站烟叶生产技术员郑如华。

  郑如华总爱说:我是山里长大的孩子,自小就知道山里生活的艰难。烟叶生产是山里人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好项目,为了下一代的山里娃娃能过的好点,我愿意为此奉献青春。郑如华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21岁从事烟叶生产技术指导工作,18年来,先后担任过4个产烟镇11个种烟村的驻村技术员,跑坏了三辆摩托车,骑行山路20多万公里,可绕地球赤道5圈,累计为烟农创造财富1500多万元。

  在烟农的眼中,郑如华就是最亲的人。他在2011年调入长坪烟站担任陡山收购组组长,在陡山工作期间,陡山烟叶生产规模不断提升,2011年收购量56万斤,2012年收购量68万斤,2013年收购量76万斤,实行了“三连跳”。他负责的收购组不仅收购量是全县最多的,质量也是最好的,多次获得河北中烟、河南中烟的好评。2014年初,县公司决定将郑如华调往长坪标湖担任收购组组长,消息公布后,陡山的烟农和村干部倍感不舍,一次次跑到收购组去挽留他,甚至与烟站、与县里的领导几番沟通,希望留下郑师傅。有的烟农当着他的面就说:是你指导我一年年把烟种的越来越好,你走了,我的烟叶还能不能种好喔,我干脆不种了。郑如华听后深情的说:你简直在说胡话,南漳烟叶的其他技术员也都是跟他一样,都是全心全意为烟农服务的,而且不论我在不在陡山,我都会一如既往关心大家的。烟农们这才依依不舍地将郑师傅送往标湖。

  2014年2月15日,标湖村突降大雪,一夜间将工厂化育苗大棚压塌,郑如华当时刚调到标湖收购组,在不熟悉环境的情况下迅速做出反应,第一时间将相关情况上报公司,并与村干部进行及时的沟通协调,同时安排人员有条不紊的地拆除被损坏的大棚结构。在征得了公司和当地政府部门的同意后,迅速就地取材,两天内用竹竿和铁丝新建了8个中棚。眼见育苗工作开展在即,时间紧、任务重,他经常顾不得吃饭,一有空就去大棚,与棚主一块干活,手磨破了,衣服弄脏了,但从来没有怨言。在郑如华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标湖村的育苗工作没有丝毫延误,保证了烟苗的充足供应。今年相对往年,苗期雨水较多,温度较低,但是今年标湖村的出苗情况比以前更好。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郑师付用自己的努力取得了标湖老百姓的信任,也为之后的工作开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以前的标湖村生产技术相对落后,郑师傅担任这里的收购组组长后积极与烟农交流,督导烟叶生产技术规范落实。他每天早上5、6点起床,不吃早饭就下到烟地里看一看烟叶长势,看一看技术是否到位,发现有问题的就马上到烟农家进行再次沟通和讲解。为落实今年“控产量,提质量”的工作思路,他在落实面积的时候不断反复做工作,去每一户烟农家串门,用自己当烟农的亲身经验去说服烟农,终于,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今年标湖村生产水平明显高于以往,埋肥起垄比往年提前20天完成,井窖式移栽达到100%,地膜覆盖达到100%,揭膜培土达到100%,有机肥投入大幅度增加,就像烟农们说的:如今,标湖的烟田“户户都是示范户,块块都是示范田”。

  郑师傅之所以被烟农们视为亲人,不仅仅是因为他为烟农们带来了更大的经济效益,还因为他总是尽己所能,帮助那些有困难的烟农。今年,烟用物资款需要烟农用现金购买,标湖村四组烟农袁朝阳,自己很想种烟,但是家里既有重病在床的母亲,又有精神失常的儿子,无力购买烟用物资,郑师傅了解这一情况后,主动为其垫付物资现金1000元。烟农日常生产都比较繁忙,交通也不便利,生产中的农药、薄膜等小物资,郑师傅下乡时都主动送到烟农家中,经常自己跑来跑去、搬上搬下的,把自己弄的一身脏,摩托车弄的破烂不堪。不仅是生产物资送到家,就连日常生活用品,郑师傅也是尽量帮忙带送。有些老烟农或家庭条件不好的烟农没有车辆,去一次镇里都要耽误很久,日常生活用品,不能保证时刻充足。他都会利用回镇上烟站开会的机会,帮忙从镇上带回东西给烟农,渐渐地,标湖村的烟农们已越来越感觉到,离不开郑师傅了。

  然而,就在郑如华被烟农视为亲人的同时,他的家人却对他抱怨重重。说到这儿,就要揭开郑师傅心中那一段永远的痛。那是在去年六月,正值烟叶大田管理的关键时期,郑师傅像平日一样,一如既往的一大早就去村里指导烟农开展病虫害防治工作。事出突然,其父亲突发疾病住院,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家人不停的给他打电话,但电话那头一直是无法接通的声音,直到晚上八点多回到烟站,他的电话才有信号。当他匆忙赶回家时,父亲,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他。在逝父的床前,他扑通一声跪下,眼泪奔涌而出,却说不出一句话,从未埋怨过他的母亲,这一次,终于忍不住举起巴掌重重地落在他的脸上。“你爸离开时想见你最后一面,你在哪里?你尽到做儿子的责任了吗?你的眼中还有我们这个家吗?你每天只想到那些烟农们,你还是和你的烟农过吧!”

  对于妻子和孩子,他也有自己的愧疚。同样是在去年,郑师傅读高三的儿子,不小心腿骨折住院了,接到电话后,郑师傅只是去医院看了一下,就说要马上赶回烟站,即将高考的儿子对他不理解,在病床上追问他:“爸爸,你怎么这么忙,我都生病住院了,你都不能陪在我的身边?”妻子也一次次的抱怨他:“为什么每到周末同住一个小区的其他技术员都可以回家,为什么其他的技术员可以陪在家人身边,你不可以?为什么即使你回家,第二天一早就赶到了烟站?我们的家对于你就是一个旅馆吗?你都成为家里好久不见的客人了。我生病的时候,你可以不管不问,现在儿子生病住院,你连照顾他、陪他的时间都没有吗?”。

  从业十八载,对于家人,他总是亏欠很多很多,面对家人一次次的抱怨和不理解,他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将这些痛默默的放在心里。他总是对家人说,事干不好怎么能回家,我也是烟农出身,我必须真正为烟农考虑,把烟农的利益摆在首位,能够进入烟草这个行业,我必须要怀有一颗感恩的心,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这一方水土烟农的生活条件。

  郑如华想的做的,都是提高如何种烟效益,增加烟农收入,为自己想的极少。与郑师傅同龄的人,有的外出打工过上了很富裕的生活,有的能日夜陪在自己的家人身边。每每想到这些,郑师傅也会羡慕,日复一日的上山、下山,一路的孤寂、清冷,他也曾感觉孤单,难熬。然而,那么多双烟农眼睛的注视和挽留,是扯不断、理还乱的丝线,牵着他、绊着他的一次次归去来兮。

  上班十八年来,郑师傅为了工作牺牲了很多自己的休息时间。翻开郑师傅密密麻麻的工作日志,会看到这样的工作记录:2011年全年休息21天;2012年全年休息29天;2013年全年休息26天。

  未来有什么打算?郑师傅一脸严肃地说,这是一份我喜欢的工作,一个造福百姓的事业,一个伟大的工程,我一定会继续干下去。

  伟大事业始于点滴贡献,当人们仰视这些伟大事业时,一定不会记起像郑如华这样不起眼的烟站技术员。但正是他们在点滴奉献之中,塑造着被我们称之为精神、理念和操守的东西。也正是因为有了与烟叶相伴的风霜雨雪、汗水艰辛,以及渗透在其中的意志、坚韧和不屈,服务过的农民才能实现脱贫致富,生活得以明显改善,郑师傅这样一个平凡的人,但他的奉献却有着无穷的力量。

来源:湖北南漳县烟叶分公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