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观察

坚持以市场手段调结构

赵民    2009-11-21

  2009年北京的冬天来得异乎寻常地早,一如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提前一周于本月底召开。结合今年中国经济前三季度的表现,总体而言,我们看到了两个“满意”与两个“不满意”。

  两个“满意”,一是前三季度的GDP同比增长7.7%,达到预期,专家预测四季度GDP增长将达到10%,全年GDP增速保八毫无悬念;二是投资领域,前三季度银行贷款增加了8.67万亿元,同比多增5.19万亿元,而主要用于“铁公基” 建设的中央政府投资截至8月底,已达7170亿元,占今年投资总额的79%。股市重上3000点,资本市场实现恢复性增长,而其中创业板的开板更是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两个“不满意”,一是前三季度无论是税收还是外贸都不是非常乐观。1~9月外贸累计下降,全国进出口总额同比下降20.9%。1~9月全国税收总收入完成4.5万亿元,同比增长2.2%,但是这一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23.9%;二是房价依然高位运行。9月份房价环比上涨0.7%,涨幅比8月缩小0.2个百分点,才终于结束了连续8个月的扩大趋势。

  从外贸形势来看,由于全球的大环境依然没有改变,美国第三季度GDP增长达3.6%,但美国失业率依然高达10%;奥巴马的医改并未最终通过,金融毒资产的大规模处理没有获得明显成效;部分发达国家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已经发生改变,不再像以往那样乐于透支,勇于消费,敢于花钱,这些都造成中国对外贸易恢复迟滞,出口复苏路途艰难。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2010年的进出口额估计会持保守的预估。

  从国内投资领域来看,2009年前三季度取得了决定性的恢复。但这只相当于解放战争打赢了辽沈、平津和淮海三大战役,解放军还未过长江。真正的渡过长江的标志应该是民间资本的全面启动和大规模跟进。可以这么说,明年上半年中国的民间投资如果不能跟着政府投资一起打过长江去,中国经济的复苏就缺乏全面、稳定的保证。

  虽说要保持政策连续性,经济要继续增长,但明年显然已不用“保”。于是经济工作的头号任务,已转为“扩内需”。而要“扩”出效果来,重在 “调”结构。

  2009年为了抗击金融风暴,很多行业、地区调结构的措施的出台都受到了影响,2010年应把这一课补上去。但要预防行政手段干预的潜在倾向,不能因为结构调整的心情迫切,就动用行政手段。政府应该充分相信市场的力量,相信管理的功效,相信环保的措施,充分重视和用足汇率、税率和利率三率,将其作为产业结构调整的主要措施和方向,出台新的产业鼓励政策,整顿产能过剩行业。坚决杜绝主观地设置前提条件,人为地在各省市间进行产业分工。

  在这方面,我们是有深刻教训的。看看云南省在烟草行业改革开放30年中崛起的红塔、红河,想想改革开放30年中上海烟草行业在云烟系烟草企业崛起后面临的竞争压力和在竞争下采取的各种的改革和发展措施,我们就可以清醒地发现,当初把云南定为烟草原料生产基地,上海定为烟草工业生产基地,对它们进行人为的审批和分工是多么地幼稚和无知;再看看诞生于农业大省的安徽的著名汽车品牌奇瑞,从一个10年前准生证都没有的地方小厂发展成如今成长最猛的自主开发型企业。可见,以出身来判断和决定企业的命运同样是何等的荒唐和可笑。

  金融风暴期间,一批高污染、高能耗的企业歇业、倒闭,在全球不断变暖的条件下,这是全球金融风暴给我们带来的一个历史性机遇,也让市场调节多了一个工具和手段,那就是低碳、环保。下个月哥本哈根会议即将召开,提醒我们,我们要的恢复性增长是一种符合全人类共同利益、中国人民根本利益、企业所在地百姓利益的增长;有利于和谐社会建设的、环保的、低碳的、稳健的增长。

  值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之际,我们需要反思和总结。时间和实践一再证明:不能用人为的行政力量来干扰、扭曲和颠覆企业发展、产业发展和经济发展,不管这个行政力量有多强和多大。

来源:中国经营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