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调有控,调控相宜

2021-04-08作者:烟花三悦本悦

得益于元春季节——尽管行业指标反映为高开高走,但考虑到去年年末的主动调控以及春节假期前全力以赴地争取主动,市场的实际情况更接近于——稳开稳走,在为全年目标实现奠定重要基础的同时,也为「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争取到了主动。鉴于1、2月份所实现的目标进度,节后的市场清扫更加深入,循例的调控更为主动,增长的节奏更趋合理。

正如调而不控不行,控而不调也不行中和朋友们讨论的那样,调与控的关系,只调没有控,缺乏基本的约束力,调的效果事倍功半;没有调只是控,没有着力点,很容易脱离市场实际,反而陷入到用力过猛的适得其反当中。调与控的重点,调状态、调结构、调节奏与控总量、控投放、控进度。调与控要相协调,要相适应。

对于运行调控的要求,行业的态度很明确,在坚持「十六字」调控方针的整体定调下,着力实现更高水平动态供需平衡是新的要求和标准——保持供需和预期稳定,统筹高、中、低各价位卷烟协调发展,推动常规卷烟、创新产品、雪茄烟协同发展,保持烟草市场循环畅通——其目的就是,把经济平稳运行和市场状态摆在优先位置,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从更高水平的供需动态平衡来认识和把握运行调控,包含了平衡、动态平衡和更高水平三个层面的层层递进,平衡是最基本的要求,切实解决供大于求、供非所求、供不应求,消除供需之间的壁垒;动态平衡是关键,对需求变化有准确把握,建立以变应变的能力和机制,想快能快,该慢则慢;更高水平是目标,处理好时间与空间、总量与结构、价位与类别的关系。

我的理解,就是对运行调控在精准、精细两个维度都有更高的要求,不能再搞过去那种一刀切、短平快的强调硬控,依靠数据而不是依赖经验来指导调控。在突出精准、精细的前提下,进一步增强运行调控的预见性、针对性、协调性和系统性,从唯目标任务、重结果轻过程切换到合理满足市场需求、着力保持良好状态、确保经济平稳运行上来。

从3月份的情况看,销量的收减更为突出一些,全国有接近5%左右的同比减量,但考虑到去年同期仍然绷得较紧的实际,3月份的销量调控——实际销量略高于2019年同期——整体上还是比较小心翼翼,既适当地降低了了开年以来的销量增长,又合理地满足了当前的市场需求,兼顾了全年目标实现的有所保证,体现出了一定程度的当期可承受、长远可持续。

相比于卷烟销量的有所调减,销售结构仍然处于高位运行,不仅3月份当月单箱均价有四位数以上同比增长,前3个月的结构提升也远远超出计 划和预期,从分类别的市场投放、增减变化来看,一类烟继续保持了很快的增长势头,三类烟继续同比减少,低价烟有较大幅度减量,考虑到元春节后固有的结构下移,低价烟不够卖、不好买的问题还比较突出。

面对这样相对高位的结构提升,既要看到透支结构提升潜力的压力风险,高端烟的加大投放与低价烟的「割尾巴」会消解市场活力;更需要提高化解低价烟供需矛盾的政治站位,过去更看重低价烟的蓄水池作用,现在则要从履行产业责任、稳定产业地位的高度来加以认识把握,投放建设之外围绕降低成本推进产能合理布局、就近销售、优化配方、简易包装,也迫在眉睫。

此外,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协调虽然有了一定的缓解改善,但部分市场、部分价位、部分品牌还是绷得偏紧,尤其在运行调控精准、精细两个纬度的差异——或者说,差距——还是不小,除了市场状态、品牌表现相对疲软,真烟外流放在零售终端环节的严防死守肯定事倍功半。当然,控得过紧、调得太快制造出来的洼地效应,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协调。

所以,既要肯定调控的主动性,通过总量的主动调减,对于元春旺季之后例行的市场清扫发挥了积极作用,进一步巩固了——零售价格、市场动销、客户盈利——市场状态的向好势头;也要看到调控的片面化,因为调控对象、调控重心、调控节奏的不尽科学不够合理,导致了新的不平衡,从「稍紧」走向了「偏紧」、「过紧」,背离了「十六字」调控方针的本意初衷。

一方面,保持定力、稳定预期。

保持定力是内部的事情,从容不迫、游刃有余是最好的状态,也是至关重要的前提。对于运行调控,除了技术的持续进化,也离不开心态的更加成熟,对于实现目标任务、对于行业高质量发展要充满信心,一时的多一点少一点、快一点慢一点、高一点低一点反而不是大问题,但切不要因此而惊慌失措、仓促应变,不能一多就猛减、一快就急刹、一高就狠压。

稳定预期则是全产业链整体联动的要求。从去年疫情防控、复工复产的实践来看,整个产业链的响应能力得到了充分的检验,尤其广大零售客户坚定地同烟草站在一起,在关键时候发挥了关键作用。现在日子相对好过一些,新的稳定预期,就是充分尊重零售客户在产业链上的重要地位,更加坚定地涵养好市场生态、赋能于零售终端、维护好客户利益。

另一方面,补齐短板、防范风险。

我们总是对从零到一、大刀阔斧的事情充满兴趣,但到了推动从一到十,从十到百、由百到千、成千上万缺乏耐性、缺乏韧劲,比如:终端建设的样板间还可以,大规模推进就差强人意,又比如:对新产品热情很高,对次新品、老产品不够重视。能做从零到一的事情,当然很厉害,但毕竟终归只是极其少数,更多时候是要把基础性、重复性的工作做好,而这恰恰是最大短板。

置身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烟草产业不能置身事外。对于黑天鹅,又或者灰犀牛,都要保持足够的警觉,不能不自觉搞成「狼来了」。除了将去年应对突发疫情的好做法、好经验固化下来,最大限度保证行业运行的可靠性和安全性,还要做好克服更大困难、努力多做贡献的准备,如果有多一些、快一些、高一些的要求,能够随时顶得上来。

在「偏紧」、「过紧」的供需状态下,工商之间要预防避免陷入到——协议增加、投放宽松——「内卷」当中,保持烟草市场循环畅通离不开供对需的迅速跟进,更离不开需到供的不打折扣。

来源:三悦有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