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不容易,下半年:不轻松

2020-07-21作者:烟花三悦的三悦

在2月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很难想象会有这样的结果。如果没有2月下旬的主动作为,也很难想象到现在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今年上半年,全国销售经历了一个类似于「」型走势,在开年高开稳走之后,受疫情打断同比减量超百万箱以上,依靠行业上下的闻令而动、全力以赴,到最终实现了近年来最好水平的时间、任务「双过半」。

面对突发疫情的严峻挑战和巨大不确定性,这样的逆市表现,既有结果的来之不易,更有过程的迎难而上、百折不回。

如果把行业数据从价位类别、时间周期、同比环比等维度更进一步地颗粒化,就会得到「亮眼表现更多源于行业主观努力而非市场实际还原」的感知,尤其在2月份最后10天采取「非常时期非常举措」,创下同期历史最高销量,才一举实现指标由负扳正,并奠定上半年的进度基础,这10天的全面发动、开足马力,对于最终的目标完成具有决定性意义。

尽管这一期间的销售实现,本质上是补充库存+加大投放,并没有完成从销售到消费的最终转换,但我们认为,之所以能够在最短时间、最大力度将全行业开动起来并取得优异成果,一是得益于发挥好体制优势,二是离不开之前的工作基础,三是表现为短期内状态牺牲,特别是到目前为止的市场状态仍在修复过程当中,距离「最好水平」还是有明显差距。

也就是,「抢」出来的进度。

在疫情突发的起始阶段,为了尽管恢复销量、跟上进度,很多市场都主动采取了以价换量的策略,通过加大中低结构产品投放来换回更多销量,并直接导致连续5周以上的单箱结构同比下滑,但这个时候的结构下滑并不是市场需求的客观反映,而是为了保证进度所采取的策略应对,大家在这一时期对于结构提升的市场预期和发展信心还是比较充分。

然而,随着疫情的扩散和加剧,对卷烟消费的影响逐渐显现出来并首先表现为消费降级、结构压低,高价位、高端烟所受到的冲击最为明显,高价位市场曾经连续7周同比有所下降,高端烟情况稍好一点,但还是有一个整体的结构下移,「两高」市场的增长放缓,打乱了结构提升原本习以为常的节奏和路径,只能「换」普一类烟和二类烟托底结构、稳定销量。

相当于,「换」回来的空间。

一方面,外部的压力是实打实的,疫情的影响也是实打实的,卷烟消费有其特殊性,更有其普遍性,除了疫情最初阶段社会活动暂停带来的消费损减,后续消费意愿、消费能力、消费场景带来的外部制约也是一个不断显现并持续的过程,外界看到的「一枝独秀」,其实是整个产业链——包括500多万零售客户——的负重前行。

另一方面,要充分肯定行业上下的积极作为、主动担当,通过「在非常时期采取非常举措」,努力「在特殊时期作出特殊贡献」。这其中,有一以贯之的态度端正,非常时期、特殊时期深刻地践行了「两个维护」的行业共同价值观;更有行之有效的方法正确,不管2月下旬追赶进度的果断坚决,还是打通堵点的精准施策,行业治理能力经受了经验。

所以说,「扛」起来的责任。

对于下半年的发展预期,我在集中交易的稳,更有助于市场状态的好中有过行业视角的梳理,考虑到上半年业已实现的目标进度,结合下半年的协议签订,对实现全年目标任务还是要保持信心、保持定力。不过,这只是行业视角,且体现了更多的行业意志,在克服由此产生的盲目乐观、懈怠松劲之外,更需要关注市场的真实变化以及变化趋势。

对于这些变化和趋势,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见。

乐观的预期,不管是对于新冠疫情本身的发展,又或者克服新冠疫情的影响,建立在面对常态化疫情防控的有力应对以及我国经济发展的韧劲和后劲之上。但是,再乐观的预计,也不过是在克服疫情影响——而不是风景独好、独善其身——基础上的率先复苏、加快好转而已,要努力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首先就要把困难估计得更充分,把挑战认识得更到位。

悲观的判断,源于疫情的不确定性,眼下全球疫情进入第二波,而且越来越严重,数据令人心惊,再加上不同态度、不同能力、不同条件的应对措施、应对效果,在疫苗研制出来之前,谁都不敢断言乐观。再一个,疫情对经济社会方方面面的深度影响已经非常突出并仍将持续下去,我们每一个个体都能够感同身受,身边传递回来的各种反馈也很难让人安下心来。

这些都有道理,也都有可能。

在乐观与悲观兼具同等可能,彼此难以说服对方的现实中,不如换一个角度,在诸多不确定性当中,唯一确认的就是实现目标任务。我们现在要思考的就是怎么样更好地完成任务,一是确保完成,二是更高质量地完成,如果情况朝向乐观的方向发展,我们在完成任务之外还需要做什么还可以做什么?反之,如果难度加大、压力加大,又该如何确保目标实现?

乐观的情况下,也就是目标实现有把握且过程可控的前提下,在进一步落实「十六字」调控方针的基础上,一是要重视并努力消除不平衡、不协调,对那些绷得太紧、压力过大的市场和品牌要适当而必要的减压降负,需要更加精准、精细的市场调控;二是对存在的问题,疫情期间暴露出来的短板,要抓紧时间补课;三是不光考虑今年的问题,还要抓紧做好明年的准备。

悲观的现实中,一个是疫情加重以及影响加剧,并进一步传导转化为需求端的抑制缩减,在出口不畅且市场相对吃得很饱的情况下,还有哪些打通出口的办法和内部挖潜的空间,不能重蹈过去的覆辙;另一个是对于目标任务的加码,要有充分的预案和准备,「努力多做贡献」不是喊口号、表决心,还是要多一些未雨绸缪、居安思危。

在这个意义上,下半年的不轻松较之上半年的不容易,实际上是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

来源:三悦有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