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农业

烟叶去库存 发展更健康

2016-9-12

  盛夏烟叶收获季,一担烟叶一份心。

  烟站穿梭如织、载满烟叶的车辆,承载着今年烟农对收成的渴望。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三年烟叶调控留下的烟农都是烟叶生产战线上“一等一的好手”,这些职业烟农不仅有稳定的规模、熟练的技术,更有着满腔的热情和对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信心。

  他们深知,烟叶三年调控为的就是烟草行业未来持续健康发展。国家局正在深入推进按工业需求组织烟叶生产,加大工业企业不适用烟叶处置力度,并且拟在“十三五”期间将烤烟收购计划基数从4300万担调减至4100万担,努力实现工业企业烟叶库存平稳下降。

  据中国烟叶公司统计,2015年度全国种植烤烟1609.9万亩,较2012年减少500余万亩,收购烟叶4381.4万担,较2012年减少1000余万担。预计今年上缴烟叶税金130亿元,与2012年基本持平;实现烟农售烟收入591.5亿元(不含生产投入),较2012年增加4亿元。可以说,烟叶规模三年调控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烟叶工作既可控住规模,又可实现“减量不减税、减量不减收”,即将交出一份优异的成绩单。

  控制总量 严守“一条红线”

  近年来,卷烟生产销售的“总盘子”在不断缩减;随着工艺的创新,设备的更新换代,细支烟的“异军突起”,行业卷烟工业企业单箱耗叶持续降低,烟叶使用量进一步减少……这些无疑使得烟叶市场供求关系发生了深刻变化。

  面对烟叶库存居高不下的态势,产区各级烟草公司对计划安排趋于理性,态度也更加坚决。为确保“双控”落实,产区层层签订责任状,加大考核权重,严格考核奖惩,对超种超收实行零容忍。云南继续实施超计划种植收购“一票否决”制;重庆实行“一把手”负责制,并争得市委市政府支持,把严控规模纳入产区政府和烟草商业进行双向考核;山东烟叶实行地市公司工作业绩、烟叶工作专项考核和省局烟叶处特别奖罚三线考核制度。这些无疑对严守“一条红线”来讲又多一重有效保障。

  不仅如此,各产区还变被动为主动,变消极为积极,超前谋划、提早宣传、主动作为。他们不仅加强市场分析和政策宣传,取得产区政府和烟农充分理解和有力支持,还科学调整投入补贴政策,严把单产约定、合同签订、烟地预留、种苗发放、物资发放、烟叶移栽、优化结构等重要关口,将专卖内管延伸至烟苗管理和合同签订。行业全面推行“二代身份证电子识别+烟农面签+资金在线支付”,排除虚假合同、空合同隐患,可谓打出了一套有效控制烟叶种植面积的“组合拳”。

  云南将供种标准从多年前实行的2800粒/亩降至1800粒/亩,严格控种控苗;福建、重庆、黑龙江等产区适度调减生产投入补贴比例,取消烟用物资赊销,且兑现方式由产前变产后,并协调政府有针对性地调减乡镇的烟叶税返还比例,以平衡乡镇政府的种烟积极性。

  在刚性计划下,产区更加注重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主动对接工业需求,按需生产、按需供应,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云南烟区全力推进由生产主导向工商合作转变,紧紧围绕品牌需求全面落实“定制化”生产收购,加大计划资源市场化配置力度,计划分配向烟叶质量优、市场需求大的州市倾斜。湖南烟区将70%计划进行市场需求配置,持续优化烟区布局。贵州烟区确立了“按市场订单组织烟叶生产收购”的工作基调和“市场需要什么就种什么”“市场需要多少就种多少”的工作思路并贯彻到实际工作中。今年国家局下达贵州计划577.3万担、230.9万亩,省局根据市场需求主动调减生产计划,实际安排烟叶生产551.1万担、221.7万亩,分别减少26.2万担和9.2万亩,其严控总量的决心可见一斑。

  据统计,今年共有17个省份主动调减了种植面积,11个省份调减了生产计划,“控总量、降库存”的力度进一步加大。

  盘活存量 提升结构适应性

  烟叶生产既有总量问题,也有结构性问题。不适用烟叶的出现便是结构性矛盾的产物。

  不适用烟叶不仅存在于农业生产环节,同样也存在于工业环节。在2006年年初行业提出“两个10多个”的战略构想之前,卷烟结构相对较低,品牌规模相对不大,上等烟的消耗比例长期低于收购比例,曾一度出现上等烟库存偏高的局面,一些产品结构较低的企业对优质原料没有强劲的需求。但随着品牌规模和结构“双提升”,上等烟的消耗加速,上等烟从供过于求快速转变为供不应求,到2010年原料供需结构性矛盾已经非常突出。特别是“十二五”期间一些品牌实现了从几十万箱向100万箱、200万箱甚至300万箱的高速增长,更是将烟叶结构性矛盾成倍放大。

  “在工业企业发展靠规模扩张的时代,行业面临的原料问题是解决‘够不够’的问题,在当前烟叶库存高位运行情况下,面临的问题随之变化,结构问题就凸显出来了。”中国烟叶公司综合计划部主任姜海云介绍说。

  一时间,优质烟叶产地的烟叶备受青睐,同时,也有一些工业企业积极调整配方,但是卷烟生产有其特殊性,当年收购的烟叶需要醇化1~2年才能使用,再加上烟叶调拨的计划性质,企业普遍按照两三年品牌发展需求进行原料储备。“每年烟叶生产的蛋糕就那么大,优质烟叶就那么多,他多一点你就少一点”,企业时刻都在想办法“拼抢”优质原料,进一步凸显了原料供需结构性矛盾,尤其是区域结构矛盾。

  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工业企业只能靠扩大采购规模来获取优质烟叶,有的企业烟叶库存水平达到了40个月以上的高位,但其中云南烟叶库存远远低于此水平,库存总量与烟叶结构失衡并存,库存结构矛盾与调拨结构矛盾同在,优质原料供应不足的“瓶颈”让众多工业企业忧虑不已。

  工业企业不适用烟叶库存过高,对企业的仓储维护、资金流动和保证烟叶品质等方面都产生了较大压力。库存浪费对企业有多种危害,它不仅占用流动资金、增加运营成本,还浪费仓储场地、降低库存周转率,同时增加了存储成本和风险,例如存放过程中破损、过期、失窃等等,如果处理不当,还容易造成企业的国有资产流失。因此,工业企业普遍对处理不适用烟叶慎之又慎。

  “面对工业不适用烟叶库存问题,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摸清家底’,每年度我们都要向国家局提供行业烟叶资源分析报告,内容涉及库存、结构适应性等等,同时还组织对工业不适用烟叶进行专项摸底调查。”姜海云介绍说。

  如何消化这部分库存烟叶就成了“盘活存量”的重中之重。目前,行业已经建设了烟叶调剂平台,为企业间不适用烟叶的相互调剂使用发挥了重要作用。即某企业的不适用烟叶,也许就是其他企业的可用烟叶,将不适用烟叶在国内工业企业内部调剂消化,无疑是成本较低、效率较高的措施之一,堪称资源优化配置的较好途径。

  同时,我国国内工业企业库存的部分不适用下低等烟叶,由于性价比较高,在国际市场有一定的需求量。不适用烟叶出口,不仅提高了烟叶资源的利用率,也对库存烟叶的“减负”发挥了较大作用。当前,在创新工艺技术消化不适用烟叶尚未全面普及应用时,出口还是缓解不适用烟叶库存压力的主要方式之一。正如中国烟叶公司总经理陈江华所说:“要充分利用国外的市场资源,开拓国际市场,增加不适用烟叶出口数量。”

  在今年全世界烟叶普遍减产的大环境下,中烟国际抓住有利时机,加大了与国内各省局公司、工业公司的交流与协调,同时也加大了向国际烟草用户的出口推销力度,通过上半年的努力,累计出口推销库存烟叶近4万吨,比去年同期多了2万多吨,为烟叶工作控总量、去库存又贡献了一份力量。

  提高质量 群策群力补齐短板

  降低烟叶库存,不是农业环节一控了之,也不是工业环节把配方改一改的简单处理,这是一项涉及全行业的系统性工作。

  在生产环节,提升规模效益,既能直接提升烟农收入,又能助推管理提升、科技推广、成本节约,产生叠加效应。回首“十二五”期间烟叶产业的发展,户均规模发展很快,从5.4亩提升到11亩,这是行业将有限的烟叶生产计划向有生产和管理能力的高素质烟农集中的结果。这不仅是对优质烟农的培养和对“超级大户”的限制,而且是为了有效地控制规模,更是为烟农平摊风险。

  据统计,今年全国共有111个地市、521个县、4666个乡镇、134.26万户烟农种植烤烟;同比去年种烟县减少4个、乡镇减少126个、烟农减少13.59户;合同约定收购总量4348.2万担,较计划收购量减少40.4万担,同比去年减少205.34万担,实际移栽面积1619.53万亩,较计划指导面积减少28.56万亩,同比去年增加9.59万亩;户均种植面积12.06亩,同比去年增加1.17亩。

  今年是实施烟叶三年调控政策的收官之年,各产区不仅把严控规模作为烟叶工作的首要任务,而且还利用严控规模的时机,积极开展种植布局调整和烟农队伍优化工作,实现计划资源向优势产区、优质农户转移集中,不断提高烟叶种植规模化水平和集约化水平。

  例如,福建烟区调整了7.1万亩的重病田、易涝田和低洼田,占烟叶种植总面积的8.1%。山东调整零星、瘠薄、病害烟田3.5万亩,大力发展成方连片种植;陕西重点发展秦巴生态烟区,优先保证核心种植区、优势区、集中连片区和职业烟农生产需要,同比去年减少11个种烟乡镇、165个种烟村;云南、贵州、湖南、江西等地探索合作社统一流转土地,不仅解决了土地流转难、流转时间短的难题,也解决了田块分散、不易管理的问题。

  据统计,全国100亩以上连片种烟面积1048.6万亩,占比64.7%,其中500亩以上连片391.9万亩,占24.2%,同比提高1.8个百分点;20亩以上规模农户18.9万户,同比减少近700户,主要是100亩以上农户进一步优化减少,同比减少了3582户;10~20亩规模农户增加明显,达到了37.12万户,同比增加2.49万户,5亩以下显著减少,同比减少16.38万户。规模化和集中连片种植既保证了较高的机械化作业比例,更促进了作业效率大幅度提升。

  据中国烟叶公司生产技术部主任周义和介绍:“目前,行业正在主推水肥一体化、采烤分一体化、地膜回收利用这三项技术,同时也正在着手研究土壤保育、绿色防控等专项课题,努力用这些技术帮助烟农提高烟叶质量,补足发展短板。”

  烟叶产区开动脑筋做好管理优化,提升烟叶质量的同时,工业企业也在积极“储备能量”“苦练内功”,积极研究提升不适用烟叶的可用性,将其“变废为宝”。如此一来既消化了不适用烟叶库存,又能有效降低生产成本。在此方面,不少卷烟工业企业已经迈出了可喜的探索步伐,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成效。

  例如,早在2008年,河南中烟就根据自身品牌及不同规格的风格定位,开展了“提高上部烟叶工业可用性技术研究”项目,持续推进叶组配方研究、模块替代研究、加工工艺创新等技术研究,拓宽烟叶原料的适用范围,其中就包括提升不适用烟叶的可用性,并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效果;贵州中烟则设计、研发了“烟叶特殊处理设备”,创新工艺技术,打破了传统烟叶原料加工模式和工艺,可以有效提升烟叶原料的可用性。

  产区与工业共同发力,国内与国际市场统筹考虑,总量与结构矛盾并行缓解……一场烟叶工作做减法的“持久战”正在行业上下深入开展。回望过去3年,成效已是不凡;展望未来5年,仍需不懈努力,再创佳绩。

来源:中国烟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