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农业

打好关键一役 决胜“三年调控”

2016-4-21

  三月春光暖,春耕备耕忙。春风轻拂,细雨蒙蒙,烟农们又在希望的田野上,开始了一年的辛勤劳作。

  同样是在这个早春,赶在全国烟区大面积移栽之前,国家烟草专卖局于2月24日组织召开了重点产区烟叶生产形势汇报会,了解年收购量90万担以上的重点烟区当前生产情况,安排部署当前烟叶生产工作。

  守“红线”,再次成为了会议的核心主题。“今年是实现‘三年调控’目标任务最艰巨、最关键的一年,各单位要对当前烟叶总量控制依然严峻的形势保持清醒认识,进一步统一思想,一以贯之、持之以恒地抓好烟叶总量控制工作。”会上,国家局副局长杨培森再次强调了抓好调控烟叶生产面积和烟叶收购规模的“双控”工作。

  烟叶稳则行业稳,面对行业烟叶“三年调控”的收官之战,各烟区必须坚守“红线”不动摇,将调控举措落实到每一亩烟田、每一户烟农,确保调控目标达成,维护烟叶生产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

  调控有力 成效初显

  从1987年的“烟叶抢购”,到1997年的“烟叶大战”,历史上烟叶生产的大起大落数次危及行业持续健康发展,为我们留下了惨痛教训。

  在烟叶生产经历16年的平稳发展后,积聚的矛盾再次在2014年爆发。彼时,行业烟叶工商库存接近一亿担,换算成把烟,比1997年“烟叶大战”时的7506万担翻了一番,可供卷烟工业企业生产37个月,烟叶储备占用资金达3500亿元左右,大大超过了烟叶“自然醇化”的最佳周期。面对只增不减的烟叶库存,各卷烟工业企业纷纷调减调入计划,烟叶需求量大幅减少,部分过去需求较旺的烟区甚至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衔接困难。

  其实,早在此前的2012年,全国烟叶工作座谈会就已关注到了这一问题。会上,国家局党组就明确要求“把控制总量摆在烟叶工作首要位置”。但在地方利益的驱动下,部分烟区还是积极地“争计划、要面积”,行业烤烟收购量在2013年再次突破5000万担,一系列盲目扩张将烟叶供需的天平推向了更加危险的不平衡境地。

  2014年,国家局党组结合历史经验和烟叶库存高企的严峻现实,站在行业全局、发展大局上,对烟叶生产做出了战略性部署。“千方百计落实烟叶生产总体思路。坚持把烟叶生产作为行业‘三件大事’的首要任务来抓,‘坚守一条红线、提高三个水平、夯实两大基础’。”年初的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上,国家局局长凌成兴反复强调了烟叶生产“严控面积、坚守红线”的重要意义,并以“三年调控”作为具体时间表和路线图。

  2014年4700万担,2015年4500万担,2016年4300万担——国家局力图通过对烤烟收购计划连续三年的“渐进式调整”,将全国烟叶库存总水平控制在合理水平。与之配套,国家局严格执行超产抵扣、欠产补足政策,建立重点产区联系责任制,并加大了执纪问责力度。

  在“全国一盘棋”思路下,各烟叶产区“严”字当头,以合同管理为主线,牢牢把握落实面积这个根本措施,加强生产过程控制,严把合同签订、烟苗供应、烟叶移栽、面积核实、合同收购等重要关口,思想统一、态度坚决、措施得力、作风扎实、效果显著,确保了调控目标的顺利完成。

  召开烟农座谈会、技术培训会,印发宣传单、宣传标语、公开信,烟区公司多措并举,将严控总量政策“广而告之”,让广大烟农认清烟草行业发展形势,了解烟叶“过热发展”带来的危害,进而消除“多种多收、少种少得”的旧观念,引导烟农将种烟热情转移到提质增效上来。

  如今,两年时间已经过去,从结果上看,烟叶生产规模调控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胜利。2015年,全国烤烟移栽面积1609.9万亩,烤烟收购总量4400万担,实现了最初调控目标。

  更为重要的是,借助烟叶生产规模的调控,各烟区公司及烟农更新烟叶发展观念、转变效益增长方式、打造烟叶核心竞争力,坚定不移走上了提质增效的烟叶发展之路。

  从行业层面来看,国家局连续三年拿出100万担烟叶计划按工业需求进行市场化配置,强化了市场需求在原料保障中的导向作用。从各地实际来看,各产区公司以种植面积调整为契机,优化生产布局、优化生产主体、优化生产组织形式、优化专业服务,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推广精益生产理念,围绕“全面提质”做出了一篇篇好文章,推动烟叶发展模式“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

  与此同时,一片金叶还直接涉及24个省区市的经济发展,更直接牵动486万烟农的米缸钱袋。2015年,全国烤烟收购均价27.0元/公斤,上缴烟叶税130亿元,烟农总收入685亿元(含生产投入补贴),户均收入4.49万元,种烟亩均收入4124元。对比烟叶收购量达到峰值的2012年,这些数据都有所提升。

  毋庸置疑,经过行业上下两年精心调控,烟叶工作既控住了规模,又实现了“减量不减税、减量不减收”,交出了一份优异的成绩单。

  攻坚之年 尤需实干

  “行百里者半九十”。烟叶生产“三年调控”进入攻坚一年、决胜一年,我们不应被以往的成绩所麻痹,还是应该一以贯之、持之以恒地继续抓好烟叶生产总量控制,切不可有任何松劲儿的情绪,否则必将前功尽弃。

  从行业全局来看,烟叶资源供过于求的矛盾实际并未改变。经过两年的调控,烟叶工业库存仍保持高位,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烟叶工商库存(把片烟混算)1.03亿担,可用时间超过37个月,占用工业企业资金3700亿元,库存消化任务依然艰巨。

  更应该引起我们重视的,是烟叶长期需求的有限性。随着控烟履约工作深入推进和行业发展“四大难题”进一步凸显,卷烟生产总量在今后将不会出现大幅增长。

  除此之外,细支卷烟快速发展,企业精益管理水平提升,卷烟工艺不断创新,都持续降低着工业企业每年的烟叶实际消耗量。以片烟计算,2012年全国平均单箱烟叶的耗用为29.35公斤,而到了2014年,这一数值下降到28.28公斤,毫无疑问,这种趋势还会在一定范围内持续下去。

  形势逼人,任务催人,加强源头控制,抓好全过程监督,坚守烟叶生产“红线”仍然需要行业上下群策群力。从实际情况看,各烟区也对今年的复杂任务有着清醒认识:云南烟区在今年要求烟叶生产“四个不松懈”,首先强调了狠抓思想认识不松懈;贵州烟区从烟叶生产可持续发展角度出发,主动提出“即便有生产计划也不安排那么多”;四川烟区则进一步严格落实目标责任制,并提出实行“一票否决”的严格制度。

  在下一步的生产管理中,各烟区公司还应当加强对烟叶生产重点环节的管理,特别是对计划种植的合同签订、商品化育苗的管理、移栽株数的核定、化肥地膜等烟用物资的供应等,要与总量控制相衔接、相配套,从严管理、从严控制。

  同时,烟叶生产控制责任制也要在各层级加强落实,省市县三级逐层分解目标任务,对烟草站、烟技员的考核与计划总量控制挂钩,使每一个烟技员都明确目标任务和奖罚措施。

  谋一时,更须谋万世;谋一域,更须观全局。以长远眼光来看,“三年调控”又仅仅是烟叶生产调控的一个小节。站在保障“再上卷烟新水平”的战略高度,谋划烟叶生产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稳定烟叶生产规模又将是一项未有穷期的战役。

  “我们必须坚定不移把稳定规模作为‘十三五’及今后一段时期烟叶工作的长期指导思想,坚持‘控制总量、稍紧平衡’的烟叶调控方针,充分发挥工业主导作用,合理配置计划资源,将烟叶年度生产收购计划常年稳定在1600万亩、4300万担左右,确保既能实现烟叶产销基本平衡,又能有效保障卷烟品牌原料需求。”中国烟叶公司总经理陈江华如是说。

  在总量控制的基础上,烟叶生产还面临转型升级、结构调整、资源优化配置等一系列深刻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笼统解决。面向未来,只有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融入烟叶生产管理工作,强化市场导向、品牌意识,才能从根本上化解烟叶供需矛盾,推动烟叶生产乃至中国烟草的持续健康发展。

来源:中国烟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