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农业

烟草行业大力促进烟农增收工作综述

王文华    2015-11-17

  天下之大,黎元为先。

  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坚持共享发展,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使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也再次强调,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要在促进农民增收上获得新成效。

  10月30日,一股冷空气袭来,大有一夜入冬的感觉,但盘算着今年种烟的收益,江西赣州安远县车头镇龙头村烟农刘修鹏的心里还是热乎乎的:天遂人愿,今年又是一个好收成,他种的160亩烟叶,刨去各项成本,还有十来万的收入。

  烟农的小账本连着行业的大账本,烟叶生产牵动着几百万烟农的米缸钱袋。

  据统计,2014年,全国烟农户均收入4.08万元,而去年全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9892元,在广大老少边穷地区,烟农通过烟叶种植达到或超过全国平均收入水平,预计2015年全国烟农户均收入将达到4.4万元。

  多年来,中国烟草举全行业之力,支持烟区发展,努力做好烟农增收这篇大文章,把解决“三农”问题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促使烟农收入连年显著提高,受到烟区政府和烟农的广泛认可。

简简单单种烟——现代烟草农业解了民忧

  十八届五中全会强调,要加大对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的转移支付。

  而我国超过70%的烟区分布在老少边穷地区,在种植烤烟、晾晒烟等的534个县级单位中,有300个位于相对落后的西部和东北地区,有268个属于国家级或省级扶贫县。

  中国烟草人认识到,烟叶生产对这些地区农民脱贫致富有着重要作用,烟草产业在这些地方的意义已经超过了烟叶生产本身,这是一种社会责任,更是一项政治责任。

  如何改变这种落后的现状,让种烟变得简单?烟草人始终把烟农利益放在心上,主动定位、积极作为。

  2005年,烟草行业在全国24个省(市、区)开展烟叶生产基础设施建设;

  2007年,行业积极推动传统烟叶生产向现代烟草农业转变,烟田水利设施配套建设全面铺开;

  2011年,行业将目光对准了一条条泽惠万家的“大动脉”——水源工程;

  ……

  发展现代烟草农业,就要让烟农共享发展成果。

  十年来,烟草行业坚信,哪里是瓶颈,哪里就是突破口;哪里是短板,哪里就是着力点。打通服务烟农的“最后一公里”,中国烟草人每一步都走得步履铿锵。

  一路走来,烟草行业坚持“工业反哺农业”,以烟农增收致富为己任,累计投入近1000亿元用于烟叶产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审查通过水源工程援建项目162件,核定援建资金139亿元。基础设施的完善,推动了大农业的蓬勃发展,给许许多多渴望致富的农民,提供了一个发展平台。

  近年来,行业把适度规模种植、田间机械化作业、专业服务作为现代烟草农业建设的核心工作,在规模控制、成本攀升的不利局面下,实现了户均收入增加、烟叶用工降低、成本有效控制。

  衡量烟农增收致富的核心指标是烟农户均收入。2014年,全国烟农户均收入4.08万元,相比2011年2.99万元增加1.09万元,年均增长12.15%,相比现代烟草农业建设之初的2008年1.71万元增加2.37万元,年均增加23.09%。山东、安徽、重庆等部分产区则已经正式步入户均8万元甚至10万元时代。

  数字最能说明问题,通过这些不断增长的数字,可以看到,广大烟区的烟农正在大步跨向小康社会。

轻轻松松种烟——转变生产方式提了效率

  专业化分工、社会化服务是现代烟草农业的题中应有之义。

  多年来,烟草行业通过不断推进烟叶生产的规模化、集约化,创新烟叶生产组织形式,提高烟叶科技水平,培育职业烟农,加快烟叶生产方式转变,促进烟农减工降本增效。

  在现代烟叶生产经营理念的引领下,各产区积极推进种烟大户、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三种现代烟叶生产组织形式,户均种植规模稳步扩大,专业化服务水平不断提升。

  近年来,行业通过发展种植专业户、家庭农场和专业合作社等方式,不断提升烟叶生产规模化程度。2015年,全国烟农户均种植规模10.8亩,比 2007年5.4亩增加一倍。同时,随着规模化程度的提高,烟叶生产劳动效率也大幅提升,2014年每亩用工数量28个左右,相比2007年的37.3个减少9.3个。

  不仅如此,因为合作社专业化服务价格较低,烟叶生产用工成本也得以下降。据重庆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润溪乡白果村喜润烤烟种植专业合作社的田茂胜介绍,以烟田起垄为例,过去只能依靠人工,每亩不少于200元,如今由合作社统一提供机耕起垄服务,每亩收费仅100元,效率大幅提升不说,更为烟农节省了一半以上的开支。

  当然,农业的现代化,离不开先进的科学技术。近年来,行业大力实施技术推广和科技创新,通过推广漂浮育苗、小苗移栽、生物防治、密集烘烤等先进适用技术,劳动生产率大幅提升。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

  受基础设施综合配套、适用技术不断推广、科技创新持续应用等多重利好,烟叶种植亩均收入呈逐年增长态势。2012~2014年,全国烟农亩均收入持续“三连增”,2014年亩均收入3694元,较2012年增长466元,增幅14.43%,年均增长7.21%。

  此外,行业通过不断创新体制机制,推动烟农土地、设备、用工、技术等生产要素实现财富转化,多元化产业蓬勃发展,提升了烟农的财产性收入。

  如今,翻看烟农的增收账本,烟农收入渠道不断拓宽,呈现出“多轮驱动”的良好格局。

快快乐乐种烟——多项惠农政策暖了人心

  在内蒙古赤峰松山区太平地镇两间房村烟农万景海的家中,记者曾问过老万,“你幸福吗?”老万质朴地笑道:“幸福!”

  在老万的眼中,烟草人给了他太多的帮助,让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变得快乐、温暖。这份快乐、温暖来自于行业的一项项惠农政策。

  在去年全国烟叶工作会上,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凌成兴明确指出,要坚持把平衡烟叶需求、维护烟农利益作为烟叶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近年来,烟草行业通过稳步实施提价政策,合理进行补贴扶持,千方百计拓宽烟农增收渠道,着力提升烟农经营收入和补贴收益。

  价格是烟叶市场的风向标。在各类政策工具中,价格政策对激励生产、促进烟农增收的效果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

  一直以来,国家局通过收购价格杠杆调节生产规模,引导烟农提升烟叶质量,维护烟农利益。1999年以来,烟叶共提价10次。其中,2007~2015年,除2010年外,其余年份均进行了提价,提价幅度在3%~20%之间。可以说,收购价格的提高成为烟农增收的主要渠道。

  烟农补贴性收入是指行业用于扶持烟叶生产的补贴。近年来,行业生产投入补贴的额度一直保持在烟叶收购总价的15%左右,为保障烟农收益,先后推出了优化结构、订单生产、专分散收等补贴。

  据统计,2011~2014年,行业各年补贴分别为75.91亿元、95.33亿元、115.08亿元、107.48亿元,合计393.8亿元。

  在特色品种方面,2013年以来,国家局先后实施“红大”提价20%、“K326”补贴300元/亩、“K326”提价10%的政策。据云南省局(公司)统计,2013~2015年,“红大”和“K326”两个特色品种较同期普通品种产值分别提高190元、107元和305元,这些特色品种对于烟农增收的效果非常明显,烟农种植积极性有较大提升。

  得益于种种红利的释放,广大烟区烟农增收形势持续向好。当然,中国烟草人也清醒地认识到,促进烟农增收就好比爬山,开始攀升比较容易,越往高处走就会越艰难。

  小小一片烟叶,浓浓满腔深情。促进烟农增收,助力烟区“三农”,烟草行业自我加压,奋力前行。

来源:东方烟草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