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曲靖市局(公司)如何聚焦烟叶“控得住”、发力“转好型”

2018-03-22作者:杜星霖 王炳会

  “高位运行”——在谈及近年来云南省曲靖市烟草专卖局(公司)烟叶调整的状态时,很多干部职工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这个词:

  一方面,曲靖烟区收购量曾一度超过500万担,虽然如今受规划调整的影响降到326万担,但仍是全国体量最大的烟区;另一方面,整个曲靖地区的经济结构较为单一,无论是地方经济发展还是攻坚扶贫,对烟叶生产的依赖度较大。

  “在曲靖烟区,烟叶发展的‘控’与‘转’,事关区域发展大局和烟农切身利益,必须坚决贯彻执行、落实到位。”曲靖市局(公司)党委书记、局长、经理吴立著这样说道。

  近年来,曲靖市局(公司)坚持“政府主导控、烟草指导控、引导烟农控、层层督导控”四维联控机制,结合地方实际引导烟农发展多元化生产,不断提升烟叶品质,通过“控”“转”两个关键词,真正筑牢压舱石,培育新动能。

  “控”——牢固树立“红线即底线”思维

  “我承诺,我将严格按照有关合同面积栽烟,不随意增减……”

  3月11日,记者在沾益县大坡乡烟站看到一份承诺书。据了解,大坡乡的每一户烟农,在预签之前,都要先签订这样一份承诺书。

  “‘红线即底线’。早在今年年初,我们就严格按照有关要求,通过工作座谈会、入户宣传、发放烟农通知书、签订承诺书等多种方式,广泛宣传严控规模的政策。”在大坡乡烟站站长袁会斌看来,随着近年来宣传的持续发力,“控规模”已经成为被当地烟农所理解和接受的一项“常态动作”。

  “沾益作为老烟区,烤烟是烟农的主要收入来源,烟农种烟积极性高,但也给‘控’带来了一定压力。”沾益区局(分公司)党委书记、局长、经理刘殷勇告诉记者,想要做好这项工作,既要管住源头,又需抓住关键。

  管住源头,即通过“签合同”这个手段,坚决守好“闸口”。

  近年来,曲靖烟草都严格按照每亩1800粒种子和1100株烟苗的标准,统一供应发放,并及时铲除和控制零星育苗。

  “合同正式签订前,生产人员会前往烟农家,挨家挨户落实合同面积,经清塘点株后,每一份合同才真实有效。”麒麟区局(分公司)副经理李玲美说。

  事实上,曲靖市局(公司)逐年加强对合同信息的审查,加大合同管理和公示力度:20亩以上合同由烟站站长面签;50亩以上需报分公司审核,并由分管烟叶的副经理面签;合同预签情况以村小组为单位印制成表格发放,明确信息和举报电话接受群众监督。

  抓住关键,即通过各级地方政府的支持,确保管控落地。

  “在曲靖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市、县、乡成立严控规模领导小组,逐级实行‘包保’责任制,继续实行一把手责任制和一票否决制,签订责任状,完善传导机制,真正让严控规模工作记在心上,扛在肩上。”曲靖市局(公司)烟叶生产科职工刘韬介绍说。

  “比如,仅就烟农资格和合同面积的落实这一项,我们就第一时间召开了班子会议和村民大会,拿出方案,再通过群众代表大会,摸清楚状况后最终确定各村的面积,所有的流程、合同会后全部公示,公示7天后录入系统,不再随意更改。”大坡乡耕德村村支书冯文昌说。

  至此,以“控”为关键词,曲靖市局(公司)确保“严控规模”无死角,“坚守红线”能落地。

  “转”——寻求发展方式转变新突破

  3月初的曲靖,暖意十足。麒麟区潇湘街道升官屯村后山山脚下,放眼望去,一株株玫瑰翘首昂立,花蕾已微微露头。

  升官屯收购点点长叶恩告诉记者,就在几年前,山脚下这片土地全部种满烤烟,土地流转后开始种植起食用玫瑰。每年5月初,山脚下香气扑鼻,一片艳丽的红色花海,吸引了周边很多村民前来观赏。

  “‘控规模’实际上促进了烟叶生产的健康发展。”在刘殷勇看来,“‘控’在一定程度倒逼了地方经济转型和多元化产业的形成。”

  以结构调整为契机,曲靖市局(公司)积极探索多元化产业发展道路,持续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力度,对高海拔、光热不足、地块分散、生产力低的区域,引导种植玉米、马铃薯等粮食作物,同时,在麒麟、沾益、马龙、陆良等地,鼓励烟农进行土地转租种植中药材、水果、蔬菜等经济作物。

  比如,在麒麟区越州镇,2017年10月举办了国际蓝莓大会,吸引了很多中外游客前来观光品尝。麒麟区局(分公司)顺势而为,借助地方政府引入外资的“东风”,助力部分烟农成功转型种植蓝莓。

  在大坡乡,部分合同减少的烟农纷纷种起了花卉、蔬菜。

  “我们积极引导、鼓励合同减少、种植水平不高的烟农主动‘求变’,协调一些外来企业与这些烟农签订合同,引导他们种植万寿菊、辣椒等。”在大坡村村支书胡连华看来,这样的“转”,促进了整个地方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转型升级也促进了曲靖烟叶生产向更高质量发展的跨越。

  按照控制总量、优化结构、提质增效层层递进的发展逻辑,曲靖市局(公司)不断优化发展布局,加强工商衔接,按照工业需求,围绕打造烟叶品牌的发展思路,纯化品种、精细管理,实现了“标准化”生产。

  “烟叶生产比拼规模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比质量、比市场、比效益。”据刘殷勇介绍,仅沾益烟区,就建立了福建、湖北、湖南、浙江、蒙昆、上海等多家工业企业的基地单元,实行“订单化”生产。

  对于烟农而言,“控”与“转”的结合也让他们实现了增收。

  家住官屯村的烟农朱政,是一位有着十多年种烟经验的老烟农,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种烟的面积少了,但质量上去了,去年仅中桔一就交了200多公斤,多余的土地还可以租出去。”

  朱政告诉记者,前年家里种植16亩烤烟,收入6万元,去年减到14.7亩,卖得价钱基本持平,如果不是遇到灾害天气,至少收入7.5万元。

  以“控”促“转”,以“转”补“控”。“控”与“转”之间,曲靖市局(公司)正在大步向前,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烟叶转型之路。

来源:东方烟草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