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时讯

马拉维烟草种植业观察

2017-8-10

  在经历数个令人失望的产季之后,马拉维烟农可以再次展露笑容了。目前,马拉维各类烟叶每公斤平均售价为1.91美元,而2016年销售季该国各类烟叶每公斤均价仅为1.42美元。写此文时,该国每公斤白肋烟的最高价为2.8美元。

  不仅如此,马拉维烟叶还供不应求。据烟草控制委员会估计,今年马拉维烟农共生产了1.02亿公斤白肋烟、1800万公斤弗吉尼亚烤烟、300万公斤深色烤烟,而今年该国烟叶的预计市场需求则达1.52亿公斤。而上个产季,马拉维烟农推向市场的各类烟叶达1.95亿公斤,远高于需求,所以价格跳水,烟农入不敷出,不少人放弃了烟草种植。

  现在人们的担心是本产季的合同价会刺激马拉维人重新涌入烟草种植业,从而为来年的超产、低价,以及脆弱的农业社区里人们愁眉不展埋下祸根。

  掌控之难

  渴望打破自从自由化以来就折磨烟草市场的兴衰循环,马拉维烟草业正在努力更好地掌控产量。

  烟草是马拉维的主要经济作物,占该国出口收入的60%。烟草控制委员会称,烟草业雇佣的人口数量在全国排第二。这意味着烟草产量和价格的剧烈波动不仅对销售者和购买者是个问题,对于整个国家都是个问题。

  20世纪末以前,在马拉维,烟草种植都受到严格控制,仅限于少数特权阶层,并以商业种植为主。在世界银行的督促下,1994年马拉维政府放开了烟草种植。为分享国家的“绿色黄金”,马拉维小农场主涌入烟草种植业,其中绝大多数选择种植白肋烟。因为,种植这种烟叶比种植弗吉尼亚烤烟简单且投入低。

  今天,马拉维烟草业的主要特征是小规模种植和大范围参与。尽管在去年销售季的萧条风浪中大批烟农离开了,仍有多达4万个烟农俱乐部在烟草控制委员会登记参与2017年的烟草种植。然而,马拉维典型的烟草农场算下来面积只有0.1至0.2公顷。

  为了更好地控制烟草产量,烟草控制委员会数年前就开始根据预计需求和烟农田块大小分配产量配额。“白肋烟可持续发展的产量在1.4亿公斤到1.5亿公斤之间。”烟草控制委员会技术和运营经理弗雷德里克·卡姆瓦兹那说。然而,由于缺少核查烟农申报土地面积的资源,这项措施很难防止超产。

  重复登记泛滥严重,已经到了申报种烟的土地超过了马拉维国土面积的程度。有人开玩笑:“烟农们要在马拉维湖里种烟叶了。”过量申报不仅为超产埋下隐患,也为中间商铺平了道路。这些中间商未登记注册,他们在烟叶生产的低迷期,利用烟农的脆弱性大发横财。

  按照马拉维有关法律,中间商收购烟叶是非法的。为了出售烟叶,中间商通过虚构并不存在的土地非法获得一个注册码。在烟叶销售季到来前,很多农民没有经济收入,这时中间商通过“付现款”的方式换取烟农大幅降价转手的烟叶。若是在销售大厅转售这些烟叶,这些烟农将会得到政府规定的最低报价(政府有价格保护机制)。与中间商进行的这种交易阻止了烟农实现其所种烟叶的全部价值。假如这些烟叶是依照合同种植的,这种交易也剥夺了合法购买者的烟叶。对整个行业来讲,这种交易无法有效追踪烟叶的流向。

  为了解决烟草市场存在的问题,马拉维烟草业今年新推出了烟农管理系统。整个系统由购买烟叶的公司建立,而烟草控制委员会负责管理。此系统旨在改善数据质量,增加强制性。烟农登记的挑战之一是缺少全国性的身份认证文件。新的识别系统有助于马拉维烟草业开展追踪。“所有的申请者都必须采集指纹。”卡姆瓦兹那说。

  这一系统也允许管理者而非庄园、烟农俱乐部来审核个体烟农。这一变化不仅使得控制产量更容易,而且增加了个体烟农的责任。如果一位烟农出售受污染的烟叶,或者在拍卖时有不良行为,烟草控制委员会能够对其追责。

  签订合约

  比控制作物产量更重要的是保证烟叶质量。卷烟制造商坚持烟叶的生产要符合农事和劳动操作最高的管制标准和公司标准。他们规定谁可以在农场工作,应该用什么样的种子,应该使用什么样的作物防护药剂,此外还有将烟草种植的环境影响最小化等规定。

  面对前所未有的严格立法,客户们还强调要做到全程可追溯。在拍卖会上成千上万吨地购买数千个匿名小规模烟农的烟叶,是不可能满足这一要求的,所以烟草公司开始直接与种植者签订合同。在马拉维,这一趋势最早是于2003年前后始于弗吉尼亚烤烟种植领域的,后来才扩展到白肋烟。2009年,日烟国际通过整合几个烟叶项目控制了自己的主要烟叶供应,现在,它直接与马拉维以及其他地方的烟农对接。在许多情况下,合同条款包括一个金融和农业“支援服务包”,叫做“一体化生产系统”。通过监控投入和农事操作,买家可以确保获得的烟叶符合自己的具体要求。

  这种转变已彻底改变了马拉维烟叶的销售环境。在本世纪初,该国所有烟叶均经由拍卖售出,今天,合同种植烟叶已占到80%的份额。对于烟叶买家来说,这意味着运营和风险预测方面的巨大变化。例如,联一马拉维烟草公司的农业部门短短几年间就从15人增加至300人。日烟国际雇佣了114位烟技员,每个人负责服务100位烟农,还运行着一个由四轮汽车和摩托车组成的车队,可以到达马拉维最偏远的地方。两家公司都计划每个产季拜访每位烟农9次。

  一体化生产系统提升了生产力。自从应用该系统后,马拉维每公顷烟田白肋烟产量翻倍,达到了1500公斤甚至更多。联一马拉维公司董事总经理休·桑德斯坚持认为这并没有牵涉多么伟大的科学。“它只是在正确的时间按照正确的量做正确的事。”他说。

  生产力的提升不仅带来了更高的烟叶收入,也创造了新的收入来源,因为本来种植烟草的田地可以用来种植其他作物。“由于烟技员与烟农紧密合作,我们能够继续提升每公顷烟田的质量和产量。”日烟国际马拉维烟叶服务部门副总裁兼董事总经理弗莱斯·范内斯说。

  烟草业经常因占用珍贵的耕地而受到批评,马拉维也在承受着国际健康活动人士要求发展烟草替代作物的压力。然而,具有基层实践知识的人们,很少有谁发现有什么作物能替代烟草。“我们不相信有什么作物可以独自替代烟草,”马拉维农业部副部长玛甘嘉表示,“但是除烟草外,我们鼓励农民种植其他作物。”而一体化生产系统可以延伸到非烟作物。通过签约烟农,联一马拉维烟草公司生产的玉米产量超过了烟草。

  履行责任

  除了更大的产量,一体化生产系统在广义上也有助于提升质量。例如,该系统有助于阻止乱砍滥伐。尽管在马拉维树木的损失中,烟草种植所占的比例仅为7%至10%,但烟草业仍然在植树造林项目上进行了大量投资。发生在马拉维的乱砍滥伐绝大多数是为了获得做饭用的木柴。

  由于没有“银弹”(即新技术),扭转乱砍滥伐的趋势,需要多种途径。除了提供树苗和要求签约烟农为树木留地,烟草公司正在设计新的烤房。为了进一步减轻马拉维森林的压力,烟草公司向签约烟农提供更高效的燃木炉子,更新燃料来源,并且改进建筑材料,比如使用竹子。

  同时,非烟物质仍是烟草业交付合约产品承诺的主要关注点。不用说,丝线和塑料等异物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剔除,在尘土飞扬的马拉维,沙子是个特别的问题。这倒不是因为它有多大的毒性,而是它会损坏加工设备。一家烟草公司的总经理称,沙子可占到烟叶总重的7%~8%。“我们有世界上最贵的沙子。”他开玩笑道。

  烟草业投入了数百万美元用来购置在加工过程中发现和清除非烟物质的设备。考虑到一些工厂每小时的烟叶加工能力高达15吨,这些设备堪称技术奇迹,但是贸易代表认为处理这一问题的最好地点在源头,在农场。烟草公司要求签约农民将烟叶与家畜和塑料制品等可能的污染源分开。有的公司甚至为烟农从农场中收集和移除的每片塑料支付费用。此外,板岩打包桌被用来将烟叶与地面隔开,以帮助减少沙子的混入。

  一体化生产系统在处理童工问题上也有重要作用。在一个期望孩子从很小的年龄就帮忙做家务和农活的国家,这个问题有些复杂。在烟叶种植合同中,烟草业不仅对使用童工零容忍,而且还通过投资教育解决这一问题。2016年6月,日烟国际为马拉维儿童提供了121份奖学金,并对7所学校进行了翻新,12000名小学生受益。

  通过挖土凿井,烟草公司不仅为居民提供了干净的饮用水,支持了农业活动,还改善了农业社区的卫生条件,提升了人们的生活水平,帮助人们更高效地利用时间。在马拉维,打水的女孩们花费太多时间奔波于家和自然水源地之间,这些时间她们本可以用来从事其他活动,比如学习。

  马拉维烟农经常把所得立刻花光,不为歉收年份做准备。可以说,烟草公司提供的社会服务是公共产品,受益的是整个社区而非个人。

  不断前进

  就马拉维烟草业而言,除了控制烟叶产量,提升烟叶质量,仍有很多需要进一步改进的空间。比如,许多人认为该国的供应链可以更有效率些。

  打包、运输、仓储和其他操作,马拉维烟叶离开农场后要被交接19次才能到达工厂的门口。这不仅会因烟叶损坏减少收入,还会增加成本,因为每项服务的提供者都会索要费用。现行市场里,嵌入了太多的税收和租金,减少了返还给烟农的受益。对烟农来说,运输尤其意味着高昂的成本。

  一些人希望摆脱签约烟叶种植的要求,通过拍卖销售烟叶,让烟农直接把烟叶运进工厂。支持这一观点的人认为,通过经由拍卖大厅,能够节省销售者和收购者的资金。也有人青睐现在的系统,因为他们认为这个系统提升了透明度,使得政府征税更加容易,也便于烟农比价。如果拍卖过程没有公共审查,烟农就会被占便宜。

  烟草业代表希望一体化生产系统能够被马拉维立法所认可。可追溯至上世纪70年代的马拉维烟草法律,起草于可持续性、可追溯性和合约种植兴起之前。一体化生产系统随时可能被废除,烟草公司希望法律具有确定性。“我们希望自己的投资能获得强而有力的保障,我们必须保护烟农的利益,他们是我们生意的靠山。”范内斯说。目前,一部新的烟草法案进入了马拉维国会辩论阶段,但烟草业代表认为此法案能够迅速通过。

  世界正在快速变化。卷烟销售停滞不前,节省烟叶的技术,正在减少烟叶需求。电子烟等新兴产品很难弥补燃烧卷烟的下滑,因为,它们需要的烟叶更少。为了降低成本,烟草公司正在减少采购来源地的数量。马拉维面临的任务是,在采购地图上保持自己的地位。为了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保持相关度和机敏性,马拉维将不得不确保其烟农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只有生产出符合质量、合同要求和可追溯性高的烟叶,才有可能经受住全球烟草需求量下降的不利局面。烟草业代表坦承马拉维已经削减了其烟叶产量,并且下定决心在管控烟草产量方面取得成功。正如一位贸易商所言:“尽管全球烟叶需求下降,但我们将是最后关灯的人,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

来源: 烟业通讯
马拉维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