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至解放前的烟标变迁历程

2009-09-17

    卷烟商标主要由文字、图形、符号色块等组成。烟标设计不仅是一种图案设计,而且是哲学、社会学、心理学、语言学、历史学,以及宗教、风俗等知识的综合反映。简而言之,一张小小的烟标不仅是商品包装,也融会了丰富的社会文化内涵,是烟草文化的结晶。

    “洋烟”流行中的卷烟包装

    烟标俗称烟盒,最早是舶来品。舶来品烟标设计的一个重要题材是船,反映殖民者的炮舰政策,以船开道,征服世界。例如最早进入中国的PINHEAD(品海),其烟标便是两枚造船用的钉子。除“品海”外,其他如约翰公司(JOHN)的“快船”牌(CLIPPER)、大英公司(BRITISH)的“帆船”牌(JUNK)和“沙船”牌,花旗公司的“快速舰”牌(FRIGATE)等,都是围绕船做文章的。

    1902年起,英美烟草公司以“PIRATE”牌(“海盗”牌,1919年改称“老刀”牌)香烟为代表,敲开了我国烟草的大门。此后英美烟草公司又以独资、合资等形式,生产出“大前门”、“白锡包”、“红锡包”、“三炮台”、“大英”、“老巴夺”等品牌。“老刀”牌烟标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一名海盗;“绞盘”牌的图案为船上断了绳子的绞盘;“三炮台”烟标通版都是广告宣传语;“红锡包”的英文RUBYQUEEN直译为“红宝石皇后”,也在标面上印着。直至1949年解放前,我国烟草包装均不同程度地受到“洋烟”包装设计、甚至品牌名称的影响。

    早期以英美烟草公司为代表的“洋烟”品牌绝大多数是10支光嘴硬纸质包装,一部分为10支直式或横式光嘴软包装,并兼有极少数20支铁盒、50支听筒等包装式样,这一时期国内众多小烟厂纷纷仿效,采用手工或机制卷烟生产上述规格的烟支包装。

    早期民族烟草品牌烟标

    由于在创业过程中备受“洋烟”的挤压,因此华商烟标的设计充满了民族色彩和爱国主义激情。成立于1903年的北洋烟草公司,推出的第一批产品便以中华民族的图腾——龙为主题。“龙珠”牌、“双龙地球”牌香烟图案的造型,深受国人欢迎。稍后上海三星烟公司的当家产品“三星”牌,正版为福星、禄星、寿星三人物造型,副版用福、禄、寿三个篆字作装饰,画面还留一片空白,上书“老牌香烟,福禄寿三星为记”。

    1906年创办于香港的简氏“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是我国早期民族卷烟工业的代表,其烟标设计也和振兴民族文化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如“白鹤”、“双喜”、“大长城”、“喜鹊”、“爱国”、“白金龙”等,都是国人喜闻乐见的标名。南洋烟标的特点之一是经常在标面上印出大段中文,在宣传国货的同时也为企业作广告。

    华商烟标以反映民俗文化最为常见。如金沙烟公司的“财神”牌,画面上的人物都是古装打扮,男客举起“利市仙官”的上联,仕女举着“招牌进宝”的下联,标面上还通过“勤俭致富”、“祝君发财”的宣传,进一步取悦消费者。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的“喜鹊”牌的画面,立意喜鹊登枝。上海锦华烟公司的“大鸿运”,建业烟厂的“仙童”等,也是这一类烟标。

    当抗日战争胜利之际,福新烟公司推出的“威风牌”香烟,画面上的勇士骑着威风凛凛的雄狮,高举利剑,左边草书“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守四方”,紧扣标名。当时这一类具有时代特色的烟标还比较多,如“胜利门”、“凯旋”、“小将军”、“英雄”等。

    20世纪20~30年代,郑曼陀、杭稚英、金梅生等人创作炭精粉彩画,用于月份牌和香烟画片,烟标的设计与制作也得到运用,以“美丽”牌为代表的一大批绘制有明星、美女、名模的烟标蜂拥而出。

    华商烟标设计还有一大特点——大量模仿洋烟标,或直接用一个外文词做标名,如“卯令”(Moring)、“友牌”(UB)、“爱尔近”(ELGIN)、“吉思美”(KISSME)、“百禄”(PARROT)、“福克斯”(FOX)、“百代”(BATHE)等等。

    不仅华商烟标设计上模仿洋烟烟标,外商烟公司也在模仿华商商标。如成立于1906年的北京大象烟草公司的“大象”牌,其设计胶合英国THOMAS BEAS&SONS公司的舶来品“象”牌如出一辙。后来元华烟公司出品的“象”牌(又名“爱来文”,ELEPHANT),也几乎是原样照搬,所不同的是把洋烟“骆驼”牌的装饰图案也“借”过来了。再如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的“长城”牌叫响以后,TUNG SHENG公司的“芝罘山”几乎原封不动地照搬“长城”的设计。

    与此同时,为适应消费及老式的机器生产,国烟民族工业品牌的包装大部分改成了70mm、20支直式兼有部分横式光嘴软包装,其包装纸质为土纸、国产道林纸,少部分采用进口道林纸等。

    解放后三十年间的发展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为日渐凋零的民族烟草工业带来了生机。此时国家下令清除烟标上的外文,同时取缔了一批带有殖民色彩的烟标,改造一大批知名度较高的牌号,如用“劳动”代替“老刀”。“劳动”牌的图案设计以具有时代色彩的“工农联盟”为主题,画面是一位工人与一位农民手执镰锤并肩站立,并附有“劳动创造世界”的名言,同时重新设计中国的板斧代替原来的洋斧。上海卷烟厂的另一牌号“光荣”牌卷烟,其烟标图案正面是一朵大红花,背面是一枚奖章。

    这一时期出现了一大批新牌号,如“中华”、“飞马”等。“中华”的烟标以华表和天安门为主体图案,“飞马”商标画面上是一匹展翅飞翔的骏马。其他如“解放”、“祖国”、“民主”、“和平”、“幸福”、“天安门”、“新时代”等,都是名声响亮的新牌号。

    新中国成立后的烟标政治色彩渐浓。甘肃兰州共和企业烟草公司设计的铁拳牌,烟标正面是向上的拳头,副版是向下的铁拳,并附有“无敌不摧”及“打倒帝国主义、官僚资本、封建势力”的字样。山东黄台烟厂的“鸡”牌,加印字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1954年加字是“卫国保家,抗美援朝”,1957年改成“保卫和平,努力生产”。云南纸烟厂的“和平”牌,不同时期口号也不同,先是“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保卫和平”,后改成“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团结起来,保卫和平”,1958年则是“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广州南方烟厂的“跃进”牌,加字是“为十五年超过英国而奋斗”。

    全国近百家烟厂共同生产的牌号——“经济”、“合作”牌卷烟,是这一时期廉价低档次卷烟的主要代表。这两个牌号的卷烟包装,一部分厂家采用了极其粗糙的白纸、土纸,甚至有的厂家使用了当时称之为“马粪纸”的手工粗糙纸张,其商标图案也是千篇一律的“麦穗”、“齿轮”、“拖拉机”、“工厂”之类的具有历史特点的图案。

    十年“文革”及粉碎四人帮后的调整时期(1966~1981年),烟标画面改成了毛泽东诗词、书法或是政治口号之类,其中以印刷一条“最高指示”最为流行。甘肃兰州卷烟厂的“全国一片红”牌卷烟,烟标上就印着“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

    这一时期我国卷烟包装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包装主流为20支70mm直式软包装。70年代中期,随着云南昆明卷烟厂率先引进具有国际60年代先进水平的卷接包设备,我国烟草工业逐渐兴起了过滤嘴卷烟的生产。国产过滤嘴20支81mm、84mm直式软包装卷烟逐渐盛行,其包装材料开始大量使用较好的胶版纸、铜版纸,印刷技术也告别了滚筒印刷、铅字印刷,逐渐过渡到照像制版等技术。“中华”、“牡丹”、“大前门”、“红双喜”、“大重九”、“云烟”成为国烟品牌包装装潢的示范样板。

    国烟包装发展的“西部现象”(20世纪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中期)

    1982年中国烟草总公司成立,标志着我国烟草工业从无序竞争状态向国家统一管理——烟草专卖方向迈出了实质性步伐。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红塔山”、“云烟”作为新一代84mm翻盖硬包过滤嘴名优卷烟迅速占领国烟“高端品牌”较大的市场份额,引发了我国烟草行业一场深刻的品牌革命及包装装潢的革新——这就是著名的国烟“西部现象”。全国卷烟从内在品质到外包装形式多为“云产烟”风格所引领,形成了“云产烟”暂时一统天下的格局。内地许多厂家纷纷效仿云南卷烟的产品风格,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出现了全国数十家烟厂在自己产品牌号包装上争相标注“选用云南烟叶精制”、“采用云南烟草技术”、“采用云南烟草配方”或是与云南某某厂联营、联合监制等字样,更有许多套用云南品牌商标图案的香烟屡现市场。

    这一时期,国烟包装也逐步向国际硬盒翻盖包装靠拢。

    国烟“高端品牌”的百家争鸣(1994年至今)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九五”期间,我国高档卷烟步入历史发展最快的阶段。

    这一时期也是我国烟草包装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涌现得最快、最多、最集中的变革时期。烟草包装纷纷采用“高技术”、“高防伪”、“高材料”等包装法宝,通过加大资金、技术的投入,以达到保护品牌、保护消费者权益等目的。国烟包装在国际上率先使用了诸多当代高科技前沿包装手段和材料,如“二维激光动感”、“三维激光立体动感”、“复合膜仿真”、“热敏显象”、“光敏显像”、“人民币后线防伪”、“加入特殊纤维造纸”……甚至在卷烟销地加贴区域性防伪标签等等。这些技术的运用极大促进了我国包装行业、烟草辅料制造工业、产品包装设计行业的发展。目前我国卷烟包装装潢技术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在某些领域甚至居于领先地位。

    21世纪初,市场上软盒包装依然是卷烟包装的主要形式。然而随着包装形式不断创新,硬盒包装也变得常见起来。一般而言,中、高档烟中软盒包装的价格比硬盒包装略高,低档烟中软盒包装比硬盒包装价格略低。

来源:中国烟草通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