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文化

长城“132”:中南海特供烟揭秘

2017-8-31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各种物资相对匮乏,凭票供应是那个时代的符号特征之一。烟草制品同样莫能其外,其甲级卷烟在1960年正式被列入特需供应范围。卷烟的特需供应首先是保证外事和国家重大活动用烟,其次是供应高级领导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

  当时,北京的特需供应针对行政13级以上(含13级)的高级领导干部(按当时干部的行政层级划分,一级最高,13级以上属于“高干”)以及高级知识分子,其卷烟供应标准为每人每月不超过两条。

  副部长级及以上级别干部,每人每月供应甲级卷烟两条;正副司局长级干部,每人每月供应甲、乙级卷烟各一条;在北京市、地方上的国营大企业、大单位任职的,行政7级以上的干部,每人每月供给甲级卷烟两条;行政13级以上到7级以下的干部每人每月供给甲级卷烟一条。

“132”之特供中南海

  1964年秋天,什邡卷烟厂的党委书记通知了几个技术好的师傅:“明天休息一天。到仓库里带些最好的烟叶,带上洗漱用品,不用带铺盖卷,到成都去完成政治任务。” 

  入选的成员一共是四个人,都是政治合格、技术过硬、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一开始,他们也不知道此行是干什么,到成都后才知道是要给贺龙卷制雪茄烟。四名卷制师傅在成都军区的一处招待所里,集中工作了四个月左右时间后返厂。过了不久,工厂党委书记通知他们:“毛主席平常抽的是纸烟,现在犯了咳嗽病,贺龙元帅建议毛主席抽雪茄。毛主席试过之后感觉不错。接到中央办公厅通知,委派工厂为毛主席制作特供雪茄烟。”从此,在此后的十余年时间里,长城雪茄一直作为中南海的特供雪茄。

“132”之精益求精

  首先在选料上,“特供”严于“出口”。要选上好的烟叶,先进行去烟梗的粗加工;然后用越南桂皮、曲酒蒸,以增加湿度;然后用特级花茶漂,此环节中的具体操作及工艺参数,又要根据天气的不同而进行相应的调整变化;之后才是晾晒、卷制,单人日产仅为20至30 支;最后将卷制成型的雪茄烟放在烘箱里烘干,按10支1包,用白色纸盒包装好,并编号封条,由专人送到成都军区政治部,然后转交中央办公厅,一月一次。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原副主任、中央警卫团团长张耀祠同志回忆,这样一包雪茄的成本要12元,那时候,中华烟卖0.56元一包。

  其次做雪茄不但味道要好,对烟灰的要求也相当高,烟灰大致有3种:麻灰色、黑灰色、白色。好的雪茄烟,烟灰不但雪白,落到地上还要保持完整的烟的形状。为了鉴定是否“接火、灰白、香足、味浓”,每支烟要剪下尖部点燃品吸。卷特供烟的师傅最多时仅4人,难以应付,曾发生过吸至晕倒要吃生米急救的事。最后,用土制工具代替人工品吸,才解决了人工品吸的难题。并探索出草灰水浸泡的独特工艺,确保了烟支燃烧后的烟灰雪白。

  有一次,国务院开会,中央领导人正抽着,烟头弹出火花,将台布烧了一洞。电话立即打到成都军区,军区派员到厂查访,检验的结果是烟芯太细和外皮筋未铲平。厂里立即针对这一问题查找原因,改进工艺,之后类似的情况再未发生。

(卷制工范老当年重返工作台)

“132”之进京解密

  什邡卷烟厂为确保落实好这项政治任务,专门设立了特供烟卷制组,研制出了35个配方,在样品试制成功之后送交北京。其中的1、2、13、33号成为选定产品,毛泽东选定的是2号烟,属于味道比较淡、有食指那么粗的中号雪茄;李先念等其他领导人则选定的是味道相对更加浓郁的13号烟。每月什邡烟厂将卷制养护好的雪茄烟交由成都军区,并转送至北京中南海。

  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为了确保毛泽东吸食雪茄烟的安全,中央办公厅决定将卷制生产小组举迁北京,在北京为中央领导卷制特供雪茄。

  基于特制烟生产场地既要方便,又要安全,生产小组放弃了在人员众多的北京烟厂“落户”的打算,而选择了僻静的南长街80号,对面就是门牌号为81号的中南海。

  给这样一个新产生的小单位定什么名称,当时颇费了一番思索。基于不搞对外牌号、便于内部称呼联络等因素,生产小组对外叫“360信箱”(小组的通讯地址),对内则称“132”。直观地说,这个名字只是两种烟的型号,即13号和2号。因此,更确切地讲,“132”应被写作“13·;2”。

“132”之团队解密

  “13·;2”生产小组落户南长街80号后,生产点外部戒备森严,墙上拉着电网,门口有士兵站岗;四合院内共有13名成员,除了从什邡卷烟厂调来的范国荣、黄炳福、刘宗贵、姜跃荣等四位技术高超的师傅外,还有一个支部书记、一个安保人员、一个厨师、一个司机、一个烧锅炉的同志、外加四个学徒。该小组在近6年的生产中只卷过13号和2号这两种型号的雪茄烟。

  “13·;2”小组的工作由中央办公厅直接领导,由中央警卫团的危德纯负责小组的思想政治工作,北京市公安局的柏宝英负责小组的安全保卫工作。小组内部纪律十分严格,不能向外打电话,外出要请假,回来要汇报,不准会客。作息和学习制度也非常严格,早上6点20分起床,冬天扫雪,夏天擦灰,晚上9点半睡觉。8小时工作制,上、下午各做一次工间操。每天用90分钟学毛著、学《反杜林论》;每周一次党员会,一次民主生活会,用“老三篇”对照检查自己。

  “文革”给“13·;2”小组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他们像地下工作者一样遵守党的纪律,保守秘密,对自己做的事情始终保持沉默,他们的婚嫁对象也要经过组织的严格考察,他们的子女从未进过南长街80号的这扇大门,他们不能接打一个电话。没有人知道他们的默默奉献。

  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后,华国锋、李先念、姚依林以及几位民主党派的领导人仍然抽着13号雪茄烟,但绝大部分的国家领导人都改抽卷烟,对雪茄烟的需求量明显减少。1976年底,“13·;2”小组停止生产。在上级的关心关怀和小组负责人的奔忙下,每个成员日后的生活都有了大致的安排。

  1984年10月,“13·;2”小组正式宣布解散,但这一段历史却将作为什邡雪茄乃至四川烟草的荣耀而载入史册。

来源:长城茄园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