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文化

诗风词韵入标来

李德长    2017-3-9

①上世纪90年代贵州省黄平卷烟厂出品的“诗仙”烟标。

②上世纪80年代四川省绵阳卷烟厂出品的“霜叶”烟标。

③上世纪九十年代浙江嘉兴卷烟厂出品的“江郎山”烟标。

④上世纪八十年代四川什邡卷烟厂出品的“春”烟标。

⑤上世纪八十年代四川巴山卷烟厂出品的“红杏”烟标。

⑥上世纪八十年代湖北巴东民族卷烟厂出品的“寇准”烟标。

⑦上世纪七十年代山东国营沂水卷烟厂出品的“易安”烟标。

  近期,央视大型文化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的热播,不仅彰显了我国古典诗词恒久的美感效应与艺术魅力,也激荡起不少人心中的“诗和远方”。

  古典诗词艺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千百年来,无论是在江南水乡黛瓦白墙的小院中,还是在北方温暖如春的火炕上,总会有咿咿呀呀的吟咏将诗风词韵口口相传,延续着千年文脉。文字凝练、意境丰美、思想深邃的古典诗词穿越了时光的河流,镌刻着岁月的沧桑,滋养着中华儿女的精神与灵魂,给人以智慧、启迪。

  浓郁的诗风词韵不只氤氲生香于书卷之中,在我国烟草工业企业出品的烟标上也散发出独有的芬芳。

  璀璨的唐代诗歌艺术是我国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峰,也是世界文学史上一颗耀眼的明珠。李白、杜甫、王维等唐代著名诗人的名篇在烟标中多有展现。

  李白之诗风格多样、雄奇飘逸,对后世影响极为深远。一生坎坷、怀才不遇的李白也是孤独寂寞的。在宣城的敬亭山上,望着高飞的鸟儿和无依的孤云,遍尝了人间苦辣、看透了世态炎凉的李白写下了“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千古名篇。上世纪90年代,安徽滁州卷烟厂曾把李白的这首《独坐敬亭山》印制在了该厂出品的“敬亭山”烟标边版上。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享有“诗仙”美誉的李白,其诗作在烟标上出现的频率颇高。如上世纪80年代四川绵阳卷烟厂出品的5枚套“巴蜀”烟标,其中的两枚就分别在副版上印制了李白的《早发白帝城》和《峨眉山月歌》这两首杰作。《早发白帝城》一诗也曾出现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烟草总公司巫山卷烟厂出品的“白帝城”烟标副版画面中。他的《登金陵凤凰台》在上世纪80年代江苏南京卷烟厂出品的5枚套“金陵”纸听标上也唤起人们的思古之幽情。上世纪90年代贵州省黄平卷烟厂出品的“诗仙”烟标(图①)主副版画面中,在举杯邀月的李白肖像右下角,则印有其《把酒问月》中的“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诗句。此外,《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中的“西岳峥嵘何壮哉,黄河如丝天际来”一句曾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陕西澄城卷烟厂出品的一款“华山”烟标上。

  除了李白,唐代很多著名诗人的诗作也在烟标上多有展现。如杜甫描写四川峨眉山清幽风景的《丈人山》曾出现在四川绵阳卷烟厂出品的“巴蜀”套标中,杜牧那首淡雅别致的《山行》也登上了上世纪80年代四川省绵阳卷烟厂出品的“霜叶”烟标(图②)。而杜牧的另一首名作《江南春》更是占据了上世纪80年代江苏南京卷烟厂出品的5枚套纸听标“金陵”中的两枚。上世纪90年代,浙江嘉兴卷烟厂也把白居易那首脍炙人口的《江郎山》搬上了该厂出品的“江郎山”烟标(图③)。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有着“诗佛”美誉的王维,诗作意新理惬、皆出常境。上世纪80年代,湖北利川卷烟厂曾将王维这首传咏古今的《相思》呈现在“相思豆”烟标上。

  此外,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也在上世纪90年代湖南新晃卷烟厂出品的“芙蓉楼”烟标上续写着离情别绪,张九龄的《答陆澧》也呈现在上世纪80年代湖北江陵雪茄烟厂出品的“曲江楼”烟标上。上世纪90年代,河北石家庄卷烟厂曾在“哈美尼”烟标副版上印制了刘禹锡的《咏牡丹》,上世纪80年代江苏徐州卷烟厂则把张继那首著名的《枫桥夜泊》以中日两种文字同时印在了“五叶松”烟标副版上。上世纪80年代河南郸城雪茄烟厂出品的“嫦娥”烟标副版上印有李商隐的《嫦娥》。唐代诗人张说的《十五日夜御前口号踏歌词二首》中的第二首曾登上江苏徐州卷烟厂出品的“古廷”烟标副版。

  宋代诗歌也具有很高的艺术成就,不过为同时期光芒万丈的宋词所掩而略显失色。如朱熹、杨万里等都是宋代诗歌的代表人物。上世纪80年代,四川什邡卷烟厂曾将朱熹的《春日》呈现在“春”烟标(图④)副版画面中。上世纪90年代初,湖北宜昌烟厂将杨万里的《水仙花四首》中的第三首配在了“沁芳”烟标上。

  “芷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自古淡雅的兰花就被赋予“君子之花”的美誉,寄托着淡泊、高雅的人文情怀。检点诗词翰墨,古往今来以兰言志的诗文可谓恒河沙数,其中宋代苏轼的《题杨次公春兰》乃上乘之作。上世纪90年代,湖北巴东卷烟厂出品的“金枝玉叶”烟标和四川武陵卷烟厂出品的“金盆景”烟标画面中均印有这首诗的前四句。西湖美景天下传,苏轼的那首吟咏西湖美景的《饮湖上初晴后雨》一诗更是使西湖名闻天下。上世纪90年代,河南许昌卷烟厂出品的“东坡”烟标副版上就印有苏轼这首文辞隽永、清新明丽的诗句。

  宋代诗人叶绍翁的《游园不值》为人称道。上世纪80年代,四川巴山卷烟厂出品的“红杏”烟标(图⑤),主版画面是一枝红杏悄悄从一堵花墙之上探出头来窥视着园外的世界;副版画面除了红杏和花墙外,还印有《游园不值》的末两句。陆游诗作《剑门道中遇微雨》在上世纪80年代四川绵竹卷烟厂出品的“巴蜀”套标中有所展现。宋代名臣寇准虽不以诗文取胜,但其诗作《归州留别傅君》也登上了湖北巴东民族卷烟厂上世纪80年代出品的“寇准”烟标(图⑥)副版。

  相对于诗歌来讲,词这种文学艺术形式在烟标上出现的频率要少得多,也许是因为篇幅太长不易展现的缘故。除了上世纪80年代四川什邡卷烟厂二分厂曾将岳飞的《满江红》通篇搬上“满江红”烟标副版外,其他和词有关的烟标大多采用摘句的形式进行处理。如上世纪80年代湖北红安卷烟厂出品的“赤壁”烟标,只印有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的前几句;上世纪80年代湖北恩施卷烟厂出品的“问月”烟标也只印上了苏轼《水调歌头》中的名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上世纪80年代,湖北利川卷烟厂出品的“苏东坡”烟标上,摘录有苏轼《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词作中的末两句。李清照作为宋词婉约派代表人物,其词作目前仅见《念奴娇·春情》中的“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句被印制在了上世纪70年代山东国营沂水卷烟厂出品的“易安”烟标(图⑦)上。不过其《夏日绝句》一诗在上世纪90年代将军烟草集团有限公司山东济南卷烟厂出品的“清照园”烟标副版上却得窥全貌。

  烟标上的诗词几乎被唐宋两朝包揽,但也有异数。如元人吴师道的《十台怀古》中的《戏马台》一诗,曾于上世纪90年代出现在江苏徐州卷烟厂出品的“楚王”烟标画面中。明代中期复古派前七子的领袖人物李梦阳的《同汪抑之、闲斋游龟峰》曾被印制在上世纪80年代江西赣南卷烟厂出品的“圭峰”烟标中。上世纪80年代河北石家庄卷烟厂出品的5枚套“热河”烟标副版画面中,分别印有康熙皇帝题写热河行宫盛景的五首小诗。董必武、郭沫若等一些现代名人诗词在烟标上也可偶觅踪迹。

  我国古典诗词艺术除了直接出现在烟标画面之中外,还以其他艺术表现手法彰显于烟标上。如李商隐、苏轼、李清照等诗词名家的形象,都曾出现在我国烟草工业企业出品的烟标画面之中。而词牌《蝶恋花》《虞美人》《浣溪沙》等也曾作为烟标牌号出现过。取意自古典诗词名句的烟标牌号也有很多,如上世纪80年代内蒙古乌兰浩特雪茄烟厂出品的“二月花”烟标,就是取意自“霜叶红于二月花”;上世纪90年代贵州兴义卷烟厂出品的“满园春”烟标,从画面构图来看则是取意自“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来源:东方烟草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