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消费数据治理体系 激发数据要素生产力

2022-08-05来源:福建省局(公司)作者:黄其升

内容摘要:随着烟草行业数字化转型深入推进,消费数据作为数据这一新生产要素的关键组成,对加快推动行业数字经济新形态形成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文章围绕完善消费数据治理体系“为什么要做”和“要重点做什么”问题,剖析了烟草行业消费数据应用存在的问题,思考提出了完善消费数据治理体系的对策建议,力求对行业提高数据治理能力有参考意义。

2020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将数据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四大生产要素并列。笔者认为,提升消费数据治理水平,对烟草行业加快数字化转型具有重要意义。

充分认识消费数据的作用

数据本质上是对物品、服务或经济主体等相关的电子或非电子形式的记录。数据要素作为经济运转的“新石油”,成为数字经济的关键和主导推动力量,是发展的必然,就像农耕社会的土地和劳动力,工业时代的资本和技术。据统计,2021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超45万亿元,占GDP比重39.8%。

消费数据最贴近市场和消费者,最具活力和创造力。过去二十年,行业通过信息化极大推动了科学管理和现代管理上水平。数字化转型引领行业进入发展的新阶段,基于消费数据决策会成为行业新常态,消费数据在烟草产业链、价值链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不断提升,甚至会起到决定性作用,突出表现在:流程再造作用,消费数据驱动着业务流程,从以生产者为中心的向下整合生产要素,向以消费者为中心向上整合生产要素转变,推动行业生态结构型深层次变革。价值共创作用,通过消费数据找到最具代表性消费者,参与到相关产品或服务的构思、设计、改进等环节,实现真正意义的价值共创,推动颠覆性创新。协同带动作用,随着消费数据充分利用,将激活各环节数据资源,破除信息孤岛,推动形成开放协同的良性循环,实现数据价值最大化。

消费数据应用存在的问题

全面分析行业消费数据应用存在的问题,既要观察数据所处的生产力的内在各个要素是否协调发展,又要考虑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能动反作用。要重点观察劳动者的素质、信息技术和管理模式、以及包括组织、制度、机制、文化等因素在内的生产关系,能否适应数字经济的需要。据此分析,主要存在三方面突出问题:

一是消费数据质量不高,数据不好用。商业企业已向超过80万零售客户推广零售终端店铺管理系统,收集消费数据,但客户扫码质量不高现象亟待改善,而工业企业也存在消费数据不连续、目标消费者参与度不高等问题,行业消费数据质量不高情况比较突出。同时,行业积累的大量数据长期条块分割、沉睡、冰封,数据资源利用率并不高。

二是人才和技术准备不充分,数据不会用。与数据要素相关的生产力各要素发展不平衡,突出的短板就是劳动者的素质、技术水平和管理模式。行业从事信息化工作人员不到4000人,高级职称仅10%,信息化人员数量占比、年龄结构、知识能力结构都跟不上发展的需要。与此同时,算法、算力等关键技术能力欠缺,关键数据的标准化格式、数据开放共享相关规则和数据开放平台未统一,对新经济形态的组织管理缺乏准备,行业坐拥数据“宝山”而不会开采“金矿”。

三是综合配套跟进不足,数据用不好。在行业发展数字经济新形态过程中,生产关系的大量传统因素还没有同步跟进,有的成为制约生产力发展的因素。数字化思维还没有真正树立,组织结构、运作机制与数字化转型要求不相适应,在保证数据安全和消费者隐私前提下做好数据利用的法律、政策研究还不够,制约了行业消费数据利用,存在不敢用、用不好现象。

以上问题,很大原因是数据治理能力不足和治理体系不完善造成的。

完善行业消费数据治理体系

加强数据治理体系建设,促进烟草产业优化升级。围绕完善行业消费数据治理体系,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认知层面树立五种思维,保障消费数据治理科学有序。树立系统治理思维,消费数据治理涉及面广、环节多,需要加强顶层设计,提高数据治理协同化水平。树立依法治理思维,消费数据涉及数据安全和隐私、运营合规合法等,要处理好发展与规范、发展与安全关系,提高数据治理法治化水平。树立共享治理思维,把握数字经济开放性特征,主动对接融入社会发展大局,在更开放的市场中布局,共建共享,打造消费数据应用的健康生态,提高数据治理合作化水平。树立专业治理思维,消费数据从收集到运营运用,专业性强,需要尊重规律、专业治理,提高数据治理专业化水平。树立分类治理思维,行业内部重点优化效率和成本,外部重点提升服务品质和客户体验,提高数据治理精准化水平。

实践层面抓住五个关键,推动消费数据治理实用实效。加强顶层设计。顶层设计应处理好提高站位和脚踏实地的关系、行业自主和融入融合的关系、行业全局和企业局部的关系。坚持心怀“国之大者”,主动对接发展数字经济的国家战略,在着力提高快消品市场的行业话语权、着力提高消费数据收集利用能力核心竞争力、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着力优化行业新基建布局等方面加强系统设计,既发挥行业统筹协调、集中力量办大事优势,又发挥各个企业能动自主性优势。各级工商企业坚持创新主体、使用主体、协同主体和示范主体定位,增强顶层设计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

完善基础设施。推动基础设施高效能、数据资源高质量、数据利用高水平,提高行业数据供给和数据赋能能力。硬件设施重点建好行业大数据中心和省级分中心,围绕提高消费数据感知、连接、传输能力和分析利用能力,突出加强消费数据感知、存储、传输、计算等基础设施建设,积极推进以数字技术、算力设施等为支撑的行业数字新基建。软性基础设施以规范治理为重点健全基础制度和标准规范,加强消费数据标准化建设,建立健全行业消费数据保护、数据安全防护利用制度,走安全可靠、依法依规数据治理道路。

推动流程再造。应以完善行业宏观调控模式、提高快速响应水平和品牌培育为重点,推动流程再造。在行业产销总量结构的调控、生产力布局和销售格局优化等关键领域的调控计划确定前,要更好发挥市场作用,及时顺应消费数据反映的人口流动、消费趋势变化,贯彻执行应继续发挥计划管理的严格刚性优势,真正形成既尊重市场又有计划管理优势的新行业宏观调控模式,提高宏观调控的时度效。完善行业消费数据传输、处理机制,提高对市场趋势变化快速响应水平。工商业企业应紧紧围绕品牌培育开展流程优化,围绕消费驱动的智能制造链、智慧营销链、智能服务链的优化再造等方面重点发力,加快形成面向消费者的品牌营销体系。

开展重点攻关。行业层面可重点攻关消费数据处理技术和依法治理水平,开展基于全商品扫码数据的居民日用品物价指数和消费趋势跟踪研究,助力国家宏观调控;开展消费数据智能化利用和技术伦理攻关,提高数据智能处理、数据安全监测、加密传输、数据脱敏等安全利用技术水平;开展消费数据依法利用攻关,寻找依法依规利用消费数据的路径;开展消费数据治理能力和水平评价体系攻关,推动行业消费数据治理效能。企业层面则应重点围绕消费数据应用场景攻关,工业企业可重点探索品牌仿真设计、柔性生产等,商业企业探索市场监测预警、状态调控和货源精准投放等模拟仿真、客户经营智能诊断等,工商企业协同在用户画像、品牌营销和消费者会员运营等方面攻关,推动消费数据共建共享共治,实现价值最大化。行业成立攻关重大课题或重大专项,集中优势力量,创新技术攻关管理机制,全面推动“揭榜挂帅”制度和赛马机制,以高质量组织突破消费数据开发利用的痛点、堵点、难点。

培育新型队伍。将培育数字化人才置于最优先位置,培育引领行业数据化发展方向的领军或核心人才,培育信息技术、市场运营、数据挖掘、数字经济相关法律研究等数据化应用高级人才;培育专兼职数字化实用型专业人才。创新队伍培育机制,加快队伍思维转型,树立全过程数据化思维,加快形成用数据思考、管理、决策的文化氛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