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产压库 调控对路 ——烟草行业限产压库及“十六字”方针回溯

2019-10-22

既是调控手段,又是预期目标,既是《烟草专卖法》的本质要求,又是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保证。对于全行业来说,“总量控制、稍紧平衡”调控方针毫不陌生,这项起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调控政策,在行业多年的改革发展实践中,被证明是保持行业持续健康发展、值得全行业倍加珍惜、始终坚持、不断发展的成功经验。

“量”的控制是举措,“衡”的状态是目的。无论是在行业经济运行平稳发展阶段,还是在产销失衡、库存高企的困难阶段,全行业都在国家局党组的坚强领导下,始终坚持“总量控制、稍紧平衡”的调控方针,严格执行国家计划管理,适应市场发展变化,改善和加强运行调控,保持“两烟”供求协调、价格稳定、盈利提升,防止出现大起大落,保持总量不失控、结构不失衡,较好完成了行业运行调控这道永“衡”命题。

产销失衡 方针提出

“中华大地无‘中华’,‘前门’总从后门发,‘牡丹’不为百姓开,‘凤凰’何时到我家。”一首在全国各地广为流传的顺口溜,形象地道出了改革开放前夕卷烟供不应求的状态。

为此,在1982年中国烟草总公司成立后,烟草行业面临的迫切任务是尽快发展生产,努力保障供给。在“产量速度效益型”发展模式下,1982年至1990年,全国卷烟年产量由1885.2万箱增加到3260.4万箱,年均递增7.1%。

产量的快速扩容,使我国摆脱了卷烟产品紧缺的困境,但新的问题和隐忧接踵而来。1990年,当我国卷烟产量突破3000万箱大关时,产大于销、供过于求的矛盾尖锐地暴露出来,进而导致卷烟市场疲软,大批牌号被迫降价,90%以上的卷烟工业企业出现大面积亏损。

更为关键的是,价格不稳的信号传递至市场,很容易使产品信誉受损。时任国家局体制改革司副司长周瑞增回忆道:“当时‘恒大’烟是天津卷烟厂的拳头产品,是在全国叫得响的品牌,是非常畅销的,可就是因为当时产大于销、市场混乱、无序竞争,使其严重滞销,品牌形象严重受损。”

面对卷烟市场形势的变化,1990年全国烟草工作会议提出:“八五”期间,烟草行业要坚持一个方针,即“控制总量、提高质量、调整结构、增加效益”,要实现两个转变,即由“速度效益型”向“质量效益型”的转变,由“粗放经营型”向“集约经营型”的转变。国家局下决心,从1991年开始,力争在两三年内解决好产销平衡问题,努力走出一条投入少、产出多、质量高、效益好的新路子。

与此同时,党中央、国务院对烟草行业出现的卷烟产销失衡、企业亏损挂账等问题给予了极大关注。1991年8月10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到国家局、总公司机关现场办公,在深入了解了情况后,明确提出了“限产压库”的要求,就控制卷烟产量、技术改造、丝束生产和亏损挂账等问题作出了重要指示。

此后,一系列文件的出台组成了有力的“组合拳”,为行业贯彻落实“限产压库”、实现卷烟产销平衡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1991年9月,国家计委印发《关于调整一九九一年卷烟分省生产计划和压缩卷烟工商库存的通知》(计轻纺[1991]1357号),对调整卷烟产量分省计划和压缩卷烟工商库存提出7条措施和处理意见。

1992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国务院生产办公室、国家计委联合印发《关于下发清理三角债有关实施办法的通知》,确保全国清理“三角债”工作的顺利进行。

1993年1月,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烟草专卖管理的通知》(国发[1993]7号),要求认真贯彻执行《烟草专卖法》,同时禁止以各种名义兴办新烟厂,凡未经国家批准的计划外烟厂一律予以取缔,并对盲目发展烟叶生产的势头实行有效控制。

为确保各省级公司限产压库部署到位、落实到位,1991年,国家局、总公司成立了“限产压库”领导小组和验收地方小烟厂工作领导小组,赴湖北、陕西、四川、贵州、江苏等10多个省开展工作,并下发了生产调度令,责成各省立即停止一切滞销卷烟、雪茄烟的生产。各省烟草企业将卷烟限产、压库工作作为生产经营的中心,一刻也不敢松懈。

仅仅一年多的时间,1991年年底全国卷烟产销形势就开始出现良性循环的趋势:盲目生产的势头得到初步遏制,10年来卷烟生产第一次严格执行了国家计划,同时计划外烟厂盲目发展的势头也得到了有效控制,产品结构稳中有升,逐步趋向合理,救活了一批企业和牌号,在近几年中第一次实现了产销平衡。

1992年1月,朱镕基副总理和罗干秘书长亲切接见参加全国烟草工作会议的280名代表,充分肯定并高度评价烟草行业工作,“特别在限产压库中,烟草总公司做得很好、很出色。压缩150万箱库存以后,三项占用资金减少25亿元,好处大得很。”

同时,朱镕基副总理也对烟草行业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加强宏观调控,严格按国家计划组织生产,制止盲目生产、盲目超产。去年我们主要靠这一条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今年还要靠这一条。不要回潮,回潮就要失败。”

与时俱进 方针深化

亲历这段历史后,行业上下深化了“对经济工作必须按经济规律办事”的认识。自此,“总量控制、稍紧平衡”就作为行业经济运行的一项调控方针确定并坚持下来,逐步推广到烟叶种植、辅料生产等行业生产经营各领域。

在改革发展历程中,全行业还探索总结出“按存销比调控”“烟叶合同种植”等符合卷烟、烟叶、原辅材料各自特点的具体调控手段,确保“总量控制、稍紧平衡”的调控方针落地生根,发挥作用。

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总量控制、稍紧平衡”调控方针的内涵并非一成不变,而是会根据宏观经济形势变化、行业经济运行情况及时进行丰富并得到创造性落实。

近年来,面对“稳销量与降库存、提结构与增销量、扩规模与挺价格、保进度与调状态”等多难局面,巩固“三去一降一补”成果,畅通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循环,行业始终坚持“总量控制、稍紧平衡”调控方针,并不断丰富调控手段,深化调控内涵。

2015年以来,国家局相继出台“全面放缓生产进度,严格以销定产”“保留基数、减少产量”“分时、分地、分类、分品牌、分规格精准调控”等措施。而在鼓励工业企业根据市场需求确定生产的同时,为避免个别企业误判市场情况、盲目生产投放,国家局也采取了一些适合行业实际的“预警”“预防”和“纠偏”措施,如按季度、按月度下达生产码段和按存销比调控货源等措施,努力实现卷烟供求动态均衡。

当前随着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行业对调控方针的认识更是进一步深化。在2019年烟草行业各直属单位主要负责同志半年工作座谈会上,国家局党组明确提出“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总量控制、稍紧平衡,增速合理、贵在持续’方针”。在“总量控制、稍紧平衡”之后加上“增速合理、贵在持续”,表明“十六字方针”不仅适用于经济调控领域,而且要贯穿于行业工作各方面。高质量发展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速度服从质量和效率,状态良好可持续是其题中之义,在这样的背景下切实开展好行业各项工作,必须按照“增速合理、贵在持续”的要求,调整好行业经济增速、税利增速和发展状态,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切实增强行业发展的可持续性。

相对于平衡供求关系、调节市场状态的“总量控制、稍紧平衡”,“增速合理、贵在持续”侧重于平衡经济增速、调节发展状态,两者密切联系、有机统一。在高质量发展新阶段,全行业必须严格按照“十六字方针”要求,进一步统一思想、理清思路,不断改善和加强运行调控,持续提高运行质量和效益,真正把行业发展建立在扎实工作基础和可靠市场基础之上,全力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

来源:中国烟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