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仓库会说话——随书探寻烟草业的建筑遗产

2020-04-03

这本书不仅会吸引关注烟草业的人,还会吸引像建筑师、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城市规划师和社会学家这样的特殊群体。它的名字是《塞萨洛尼基的烟草仓库:20世纪烟草的建筑遗产》(The Tobacco Warehouses of Thessaloniki: The Architectural Heritage of Tobacco During the 20th Century)。

该书的名称显得很正式,其主要内容也确实是以大量学术研究为基础的——该书完全可以被当作教科书来用——例如,该书描述的1956年设计、1959年竣工的地下室仓库,完全是按照当时政府规定的防空洞标准设计和建造的。

该书以希腊语和英语写成,由希腊烟草加工和贸易工业协会(HATPTI)董事会主席尼科斯·阿拉曼尼斯(Nikos Allamanis)和希腊文化部名誉建筑师奥加·特拉加诺·德利吉安尼(Olga Traganou Deligianni)撰写前言。该书分为塞萨洛尼基(希腊北部最大港口城市及第二大城市,塞萨洛尼基州首府——译者注)历史背景、希腊烟叶加工和全球贸易产业、必要仓储的发展和加工设施、仓储建筑物的建造分析等内容,并对这些建筑的所有权和使用方式做了阐述。

烟草行业在塞萨洛尼基经济中长期扮演重要角色——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塞萨洛尼基不仅是希腊烟草出口的主要港口,同时也是整个希腊的主要港口。对很多读者来说,书中很多历史事件耳熟能详,但某些历史只有与希腊烟草行业有着紧密联系的人才会知晓。例如1923年到1939年的第一波仓储大开发,使塞萨洛尼基成为希腊最重要的烟草中心。书中不少文献资料都是首次公开,比如1573年到1589年,曾有两名法国进口商在塞萨洛尼基郊区种植过烟草。

希腊烟草行业由大量家族企业构成。这些家族企业组成区域行业协会,而行业协会又反过来支持这些家族企业。在如此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原本劳动密集型的烟草产业运营逐渐被机械化所取代,因此家族企业和地区行业协会的数量也逐渐减少。这一变化必然导致仓储能力过剩。

书中还讲述了一些鲜活的史实,展现了包括普通民众、仓库所有者、政府机构在内的很多力量,为了保护这些重要的工业遗产而奋斗的画卷。在HATPTI的支持和帮助下,建筑师索菲娅·格库乌西(Sofia Gkouvousi)以及斯皮里登·塔夫利科斯(Spiridon Tavlikos)在该书研究章节中描述了塞萨洛尼基88家仓库的现状:其中部分仓库已不复存在,部分仓库需要重新开发,还有一些仓库已经被重新配置,作为商业和办公空间、艺术展览场所、酒店等使用。

推倒旧仓库,另盖新的不是更好吗?浏览完这本书之后,我去了一些仓库所在的街道游览,发现书中描述的保留仓库的做法非常实际。首先,重新配置一个建筑物比拆除它对环境造成的损害要小得多。另外,这些仓库的日常运作也提供了就业机会,为社会凝聚和经济繁荣提供了保障。这些仓库的设计风格,也对其周边的建筑物产生了影响。

来源:烟业通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