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家镜头下的烟农

2017-02-20作者:约旦·泰切

  尽管家族种植烟叶的历史长达200年,但在20世纪90年代末,莎拉·哈兹莱格罗夫的家中也不再种植烟叶了。当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拍摄自己所熟知和深爱的弗吉尼亚州烟草家庭农场。虽然福克兰农场种植烟叶的历史跟她的内心有特别的共鸣,她却深知自家的经历并非个案。

  从那之后,莎拉先后拜访了美国、多米尼加、巴西、马拉维、印度尼西亚和古巴的烟草家庭农场,记录烟农的生活。接下来,她计划去拍摄中国、印度和土耳其的烟草种植者,她的计划名为“烟草人”。

  十几年来,莎拉在实践一种“特殊力量摄影”,因为她通常只能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进入、拍摄、出来”。然而,这些照片成功地捕捉到了烟农劳作环节的多样性,同时聚焦个性,展示烟农的日常生活,包括他们劳作间隙的放松。

  “越是困难,种烟的成功意义就越大。这样才能有足够的钱送孩子上学,给他们买鞋和吃的。这一点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莎拉说。

马拉维利隆圭的一位农学家连根拔起了一株烟。

在巴西克鲁斯·达斯阿尔马斯附近,一位农场主在驱赶马车回家的途中与邻居交谈,马车上堆满了烟叶。

印尼任抹县,雇工正在将新采摘的烟叶挑到卡车上去。

在印尼苏拉威西岛,帕克·塔尔希(左)和朋友在做手卷烟。做这种烟先要在灶火上烤制,然后将其塞进4英尺长的竹管里。

太阳落山前,印尼马都拉岛的烟农将烟草卷成地毯状。到了夜间,新一层切割好的烟草会被铺到席子上,在次日的阳光下晾晒。

巴西埃韦拉斯雅培农场的雇工正在搬运一捆收获的新鲜烟叶。

来源:Slate杂志
相关文章